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泰安道15号北洋直系军阀孙传芳旧居老照片(组图)

泰安道15号北洋直系军阀孙传芳旧居老照片(组图)

2016-06-28 22:31:58 来源:亮剑军事网

  孙传芳是北洋直系军阀。曾在日本军校留学,先入东京振武学校,后考入东京陆军士官学校。1909年3月回国, 被授步兵科举人,并授协军校,派往北洋陆军近畿第二镇,任步兵第五标教官。孙传芳亦是当时叱咤风云的人物,军阀割据时期的孙传芳可谓风光无限。


  泰安道15号孙传芳旧居照片:民国盛行的西洋古典风格

  特点:1922年建成,由沈理源设计。该楼原为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张弧的住宅。1925年曾作为日本便衣队情报传递点。1933年,孙传芳得此楼。

  该楼为混合结构二层,配设造型独特牛眼窗,水刷石墙面。一、二层均设回廊,正立面入口有四根爱奥尼克柱。西洋古典风格,造型简洁大方。

  孙传芳的简介

  (1885-1935)字馨远,山东历城人。北洋陆军速成学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毕业。经廷试为步兵科举人。北洋时期曾任陆军第二师师长,长江上游警备总司令,浙闽巡阅使,浙江军务督办,苏、皖、浙、赣、闽五省联军总司令等职。1927年被北伐军击败下台,“九一八”事变后,迁家天津英租界,与靳云鹏等在天津居士林“皈佛诵经”。1935年11月13日被施从滨之女施剑翘枪杀于紫竹林清修院居士林。

  1935年11月13日下午,天津居士林佛堂传来一声枪响,一位身披袈裟的居士应声倒地,手持枪的“罪犯”却立在原地自报家门……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上了转天《新天津报》的号外,大标题为“孙传芳被刺死 施小姐报父仇”的文章,给人们讲述了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故事,同时也宣告:曾“开府南京,领袖五省”的大军阀孙传芳,在下野移居天津后,被人枪杀在天津居士林佛堂中……

  天津虽然没有留下孙传芳作为民国军阀的整个人生,却留下了孙传芳的故居,和他最为传奇的被刺。

  与天津无关的军阀人生

  孙传芳的故居在天津:从英租界哆咪士道(即今和平区泰安道15号)的这座二层别墅,到他早年便购置的法租界霞飞路(今长春道)的一处房产,再至全家落户天津后在法租界三十二号路购置的一处三层欧式豪宅,孙传芳的宅邸在天津就有三套。然而,五十年的生命中,无论是借势曹锟福建扩张,还是占领沪宁逐奉苏皖,抑或“开府南京,领袖五省”的人生巅峰,都与天津无关。

  依傍姐夫进兵营

  孙传芳生于山东省泰安县下乔庄一户人家,祖辈上并无从军之人。更何况,孙传芳成长的年代,是个“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年代。他是如何走进兵营的呢?

  孙传芳的童年是凄苦漂泊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一直随母亲和姐姐颠沛流离。传说他的名字就是父亲临终前取的,因为母亲的名字里有个“芳”字,父亲要把唯一的儿子托付给妻子,所以取名“传芳”。

  孙传芳寄居的第一个人便是娶了自己三姐做二房的姐夫——时任济南武卫军总部执法营务处总办的王英楷。关于王英楷,他与段祺瑞、冯国璋同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是与著名的“北洋三杰”齐名的角色。为剿义和团,王英楷到山东济南,却撞上了带着儿女逃荒至此的孙大娘,还娶了孙传芳的姐姐。

  人生得意种祸患

  1902年到1912年的十年里,从学堂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再到清政府陆军部授步兵科举人,任陆军教官,孙传芳得到的是从兵书中读不到的真功夫。1912年民国建立,中国大地开始了一个军阀割据的混乱时代。孙传芳游走在皖、直、奉各系之内,斡旋于王占元、曹锟、吴佩孚以及后来的张作霖之间,似乎总能在群雄逐鹿中找到有利的位置。当我们翻开这段狼烟四起的乱世之史,会发现孙传芳仍然延续着儿时的生活方式,从一个“寄居”到下一个“寄居”,不同的是,树越来越茂,檐越来越高,对于孙传芳来说,这种“寄居”毫无凄苦哀婉,只见游刃有余。不禁让人慨叹:不知是儿时的寄居生活培养了后来的乱世枭将,还是割据的乱世造就了孙传芳的“寄居生涯”?

  孙传芳能够统辖东南五省,成为直系军阀最有实力的首领,并非偶然和侥幸,这其中的道理,有他深谙兵法、为人圆滑世故,也有他身上的良好习惯和优秀作风。不为金钱所动、从不克扣军饷就是他在诸军阀中突出的优点。然而,好战、好大喜功的军阀特点,仍然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孙传芳作为五省联帅、人生最为得意之时,与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部激战于安徽固镇,结果张宗昌部大败,张宗昌手下的前敌总指挥施从滨被孙传芳活捉。那年施从滨已年届七十,须发皆白,作为战俘被孙传芳杀害后,还不解恨地暴尸三日。这不仅让世人震惊,也给孙传芳自己种下了祸患。

  天津居士林佛堂枪响

  敏锐的媒体称这一事件为“喋血佛堂”,仗义而善良的天津人却没有更多地议论孙传芳的“多行不义”,而是给施剑翘“侠女”“烈女”之称号,让这位传奇女子成为今后几十年里各种描写民国时期故事的女主角。在诸多这样的故事版本中,更加还原真相细节的,当数施剑翘之子施羽尧的口述。这篇口述曾以《我的母亲刺杀了孙传芳》为题,刊登在2008年第1期《文史博览》上。

  点滴线索寻仇人

  施从滨被杀那年,施剑翘不过20岁。当时尚未出阁的她,把为父报仇的希望寄托在过继来的哥哥施中诚身上,但他在成为烟台警备司令后便劝施剑翘打消报仇的念头,无奈,施剑翘又把希望寄托在丈夫施靖公身上,却在若干年等待后再次化为泡影。1935年初,在父亲被杀的第十个年头,施剑翘终于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丈夫,来到天津决定独自报仇。

  在那个没有电视的年代,施剑翘甚至不知道仇人的模样,她是在一个摆着许多名人照片的算命摊子上,找到孙传芳的那张,如获至宝买了下来。但偌大的天津城,要找这个孙传芳却并不容易。她把两个儿子送进幼儿园,每天在外寻找仇人。一天,施剑翘从大儿子那里偶然听到,孙传芳的女儿孙家敏和他在同一个幼儿园。就这样,施剑翘每日在幼儿园门口观察,认识了孙传芳那辆车号为1093的黑色轿车,还知道他们一家每周末都要到电影院去看戏。

  一天,施剑翘在法租界大光明电影院门口看见了那辆黑色轿车,不一会儿,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向车子走来,那个男的就是孙传芳。施剑翘终于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她追踪多年的杀父仇人。

  一声枪响惊佛堂

  此时的孙传芳哪里知道,为父报仇的施剑翘正离他越来越近……自从他下野移居津门,便皈依佛门,1933年与曾任北洋政府总理的靳云鹏,共同出面把天津城东南角草场庵的一座清修禅院买过来,改为天津佛教居士林,靳云鹏任林长,孙传芳任副林长,规定每星期日居士们来林念经。当时陆续来参加活动的有3000多人。施剑翘化名“董惠”,混进居士林,终于摸清了孙传芳的活动规律:每周三、六必到居士林听经。她还特别留心一些细节:比如注意观察孙传芳的位置是不是固定的,从哪个角度能射中他等等。随后,她为自己专门设计了一件大衣,就是为了把手枪安全地搁在口袋里。

  11月13 日,孙传芳起床后,一上午都在书房里练书法,吃过午饭,他准备出发到居士林,他的夫人劝他,下雨就不要去了,但他还是出了门,却不知再也没能回来。那一天也正是施剑翘决定下手的日子,她坐在佛堂,眼睁睁看见披着袈裟的孙传芳走进来……

  施剑翘回家拿好手枪,下午3点半时回居士林,稳定情绪后,她看见离孙传芳的座位比较远,便向看堂人说:“我的座位离火炉太近,烤得难受。前面有些空位,可不可以往前挪一下?”对方点头同意,施剑翘站起来,缓步走到孙传芳身后,拔出枪对准孙传芳耳后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孙传芳扑倒在地,施剑翘又朝他脑后和后背连开两枪……

  就这样,这位民国大军阀的生命结束在一个30岁的弱女子手中。按照施羽尧的口述,孙传芳最后的形象应是披着袈裟的,但在这个好战的军阀身上,放下屠刀,岂能立地成佛;苦海无涯,回头却不是岸……

  这起案件从当时的天津地方法院一直上诉到南京最高法院,施剑翘最终被特赦,并继续着她的传奇人生,直到1979年去世。但孙传芳的人生从那一天便结束了。天津,这个承载了太多民国故事的地方,自然也收纳了这段传奇。
kk历史网推荐

  快意斩恩仇 民国施剑翘三枪击毙杀父仇人孙传芳

  真实又残酷的故事让你明白清朝为betway88会灭亡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孙传芳相关报道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