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 betway风云 >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2016-06-28 23:05:14 来源:亮剑军事网

“战斗拖延下去,敌人就会被援兵接走”。“有了斗志才有战术”……这些闪着智慧火花的语句均出自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首任军长尹先炳之口,但尹先炳在1955年解放军首次授衔时却没有被授予将军军衔,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军衔历史中唯一一位没有将军军衔的军长。

在黑水河歼灭日军士官训练队战斗中崭露军事才能

尹先炳,1915年出生,湖北汉川县人,1930年参加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方面军排长、连长、营长,一直默默无闻。到了1940年,尹先炳由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调冀西游击总队任副司令员,指挥部队在黑水河歼灭日军士官训练队中,才崭露头角。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37年12月13日,冀西游击总队组建,归八路军一二九师建制。部队组建后,尹先炳由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调任冀西游击总队副司令员,总队司令员是杨秀峰。

1940年初。晋冀豫边游击纵队司令员王树声和政委黄镇来到冀西,宣布了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和政委邓小平的命令,要求冀西游击总队在2月底3月初北上元氏,寻机歼击日军,粉碎日军把华北变成其“兵站基地”的阴谋,保卫抗日根据地。

王树声、黄镇、杨秀峰、尹先炳等一起研究作战行动方案。确定首先拔掉离南佐(日军据点)较近的马岭的一个伪军据点。

3月19日夜,尹先炳奉命率冀西游击总队前进指挥部和冀西游击总队主力第三、第六支队对马岭伪军据点进行强攻。但几次强攻,都未能奏效。不得已,尹先炳把部队撤到南北沙滩一带待命。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3月21日,尹先炳正在冀西游击总队前进指挥部驻地南旷组织营以上干部开会总结马岭战斗的经验教训。会议只进行了一半,日军的炮弹就在会场上空呼啸而过,打在南旷村背后的大山上。尹先炳与冀西游击总队政治部副主任杨克冰交换了意见,又请示了王树声和黄镇。王树声和黄镇都同意尹先炳把会议先停下来。于是。尹先炳一边宣布暂时休会,一边命令三支队一营二连连长范金标,立即带几名侦察员去侦察情况。

范金标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回来向尹先炳报告:“日伪军有300多人,今天早晨从南佐出发,在姚庄抢粮,沿姚庄至黑水河大道西进。有向根据地侵犯的企图。”

中午12时许,日军先头部队已越过大山垭口,后尾部队也已进入大沟入口处,日军已完全进入尹先炳设计的包围圈内。尹先炳兴奋地发出了攻击信号。

日军士官训练队的覆灭,显露了尹先炳的军事指挥才能。1940年6月,冀西游击总队与晋冀豫边游击纵队第二团、赞皇独立团等部队合编为新编第十一旅,简称新十一旅。尹先炳升任旅长,黄振棠任政委,秦基伟任副旅长,下辖3个团,归一二九师指挥。

刘伯承教尹先炳怎样用一个班同敌人的一个军打仗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45年10月7日,晋冀鲁豫军区抽调晋冀鲁豫军区的第九、第十、第十一军分区的部队,合编成第一纵队,纵队司令员杨得志,政委苏振华,副司令员曾思玉。下辖第一、第二、第三旅。尹先炳任第二旅旅长,二旅政委是戴润生。

尹先炳没有想到,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第一次到二旅就“考倒”了自己。那天,刘伯承到一纵二旅看望部队,尹先炳向刘伯承汇报部队的现状和在冀热辽地区作战情况后,刘伯承问了一个非常新鲜的问题:“你说一个班能不能同敌人的一个军打?”

尹先炳被问住了,想不出怎样才能回答好这样的问题。尹先炳回忆说:“这是一个我平时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只好等待刘司令员的答案。”

刘伯承笑了笑,用坚定的语气说:“能!问题是要看这个班长有没有斗志。我的这一个班,不是去打敌军前锋,更不是去打敌军的本队,但是可以专打掉队落伍的三三两两的零星敌人,也可以打敌人的尾部和辎重,打了就走,不去硬拼。这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

一席话,让尹先炳受用终身。尽管一纵组建后,就接到命令,要进东北,后来因承德吃紧,没去成;再后来说去保卫延安,恰巧邯郸再次吃紧,便派近的一纵去协助,延安也没去成。尹先炳随一纵围着北平绕了一个大圈,始终牢记“有了斗志才有战术”的信条,打了许多胜仗。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48年5月9日,晋冀鲁豫野战军改称中原野战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也改称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纵队司令员、政委未换人,尹先炳由二旅旅长升任纵队副司令员。

1949年2月19日,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和豫皖军区独立旅按中央军委命令,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原一纵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分别升任第五兵团司令员、政委,十六军军长由原一纵副司令员尹先炳担任,军政委由王辉球担任。

1950年1月,十六军奉命回师贵州,进驻遵义市。同月,第五兵团兼贵州军区(1952年3月称贵州军区。第五兵团番号撤销),尹先炳任第五兵团兼贵州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是杨勇,政委是苏振华,参谋长是潘焱,政治部主任是王辉球。十六军军长由尹先炳兼任,军政委由陈云开担任。

入朝作战前,曾受毛泽东谆谆教导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2月,中央军委决定再次在国内组建新的志愿军兵团入朝作战。对于十六军入朝作战,毛泽东极为重视。因为这支部队是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唯一的一支合成军,军部是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以“陆海空联合指挥所”的编成来建设的。所以,部队入朝前,毛泽东两次接见十六军的领导。

第一次是在1951年6月,毛泽东接见了十六军政委陈云开。军长尹先炳因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未能参加。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51年9月。毛泽东第二次接见十六军领导。当时,部队即将开赴东北。准备入朝作战。尹先炳也从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回来。尹先炳和陈云开同时受到毛泽东的接见。接见时,毛泽东讲了争取战争主动权问题:“敌人从我们正面打不动,就可能从空中或侧后找出路。要提高警惕。工作也一样,抢在时间前面就主动,装备来一个师就改一个师,不要等来齐了再改……”

毛泽东的谆谆教导,深深地激励着尹先炳和陈云开,他俩向毛泽东表示决心:“我们一定带好部队打好仗。不辜负主席和祖国人民的希望!”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952年12月,志愿军指挥部判断美军可能在西海岸登陆,十六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入朝作战。此时,十六军已是齐装满员。装备也接近现代化。

很快,十六军在尹先炳和陈云开指挥下,于1953年6月奉命赶到朝鲜西海岸接手第一线防务。此时,正好赶上杨勇指挥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在金城以南出击。这为尹先炳提供了试试十六军这个合成军威力的机会。

朝鲜战场后期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敌我双方都转入了战略防御,并都同意进行停战谈判。可是,一边谈判,一边又在战场上较量,时间竟达两年之久。尹先炳的 “强大”,让在板门店谈判的美方大为不满,称中朝方对谈判没有诚意,把一个装备好、训练有素的老牌劲旅调到分界线中段来,不是想打大仗又是betway88?!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但是,谈判归谈判,打仗归打仗,尹先炳不会因为美方的反对而停止作战。1953年7月17日22时30分,尹先炳指挥部队对刚调上来的美军步兵第二师三十八团据守的527.7高地、488.8高地、西方山、斗流峰等进行“有序攻击”。

所谓的“有序攻击”。用尹先炳的话来讲,就是“我是合成军军长。使用炮火当然要阔气点”。

一瞬间,尹先炳使用的八二迫击炮以上的火炮83门,来了个5分钟的火力突袭,把敌方表面阵地上的明火力点悉数摧毁。10分钟后,部队如猛虎般一个冲锋打上去,便把美军步兵第三十八团三营一个连歼灭了。

美军第二师组织了一个连来反扑,很快又被尹先炳指挥的部队打了个落花流水。

然而,让尹先炳心里不是滋味的是,正当他紧锣密鼓地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7月27日,传来消息:交战各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了。

尹先炳做“大地主”的梦没有实现,只好奉命率十六军驻守在朝鲜的中线大门上,警惕地守卫在三八线的阵地上。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54年3月,尹先炳离开朝鲜回国。

1955年10月,尹先炳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8年5月,尹先炳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院务部副部长,被授予大校军衔。1983年2月10日,尹先炳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68岁。

55年授衔哪两位开国将军军衔是毛泽东亲自批示

核心提示:1955年,人民解放军评定军衔时,毛泽东破例批示:“皮有功、少晋中。”开国将军中享此殊荣的仅有陈赓与皮定均两个人。

皮定均(1914—1976),安徽金寨人,开国中将,曾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福州军区司令员,是我军着名的英雄虎将。

张力雄,1913年出生,福建上杭人,开国少将,曾任云南省军区政委、江西省军区政委、福州军区顾问,是我军屈指可数的百岁老红军。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43年,侵华日军在先后“扫荡”豫北和豫西的同时,采用“以华制华”的伎俩,将国民党孙殿英、庞炳勋两个军收编为伪第五方面军和第六方面军,向我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进攻。八路军太行军区针锋相对,采取“敌进我进”的策略,命令主力部队开进伪军控制区,坚决打击敌人,解放豫北人民,建立地方政权,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

时任太行军区第五分区司令员皮定均、抗日军政大学第六分校政治部主任张力雄奉命创建太行军区第七分区,开辟豫北抗日根据地,这是他俩第一次搭档共事,并从此成为生死之交。

鏖战太行战友情深

1943年8月,八路军第129师一部对侵占河南林县县城及其以南地区的伪军发动攻势,解放了林县以南、辉县以北的广大地区。林南战役结束后,成立了太行军区第七分区和太行第七地委,辖区包括林县、辉县、获嘉、安阳、汤阴、淇县、汲县、滑县。为贯彻精兵简政原则,太行军区第七分区的领导只有司令员皮定均、政委高扬(兼地委书记)、政治部主任张力雄3人。这一年,皮定均29岁,张力雄30岁。共同的理想,相似的经历,使他们在工作中迅速形成了合力。

太行军区第七分区成立后,始终坚持把对敌斗争摆在第一位,与日、伪军展开了“蚕食”与反“蚕食”的激烈斗争。智取林县县城,是皮定均和张力雄指挥的经典战例。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林县驻有日军1个中队和伪军3个加强团,城外的堑壕深9尺、宽8丈,城墙高10丈,城墙四周修筑了炮楼。在缺乏重武器和攻坚经验的情况下,皮定均和张力雄反复研究,决定智取林县县城。他们大造八路军主力要攻打林县的舆论,组织部队大张旗鼓地开展攻城训练。在活捉了敌参谋长李大用后,采用蒋干盗书之计,让李大用误认为八路军要调20个团攻打林县县城,并故意让他连夜逃回林县送消息。城里的日、伪军听了李大用的报告后,胆战心惊,决定留下1个团守城,其余部队在黄昏时突围。我军趁敌突围之机,向县城发起猛烈攻击,以少量兵力佯动追击突围之敌,主力一举突入东门,全歼守敌。逃窜的敌人也遭到我地方武装的阻击,损失近半。

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皮定均与张力雄组织指挥大小战斗300余次,粉碎了敌人无数次的“蚕食”、“扫荡”和破坏,成功创建了有数10万人口的豫北抗日根据地。在艰苦的环境中,在残酷的战斗中,皮定均和张力雄彼此尊重,互相支持,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1944年9月,皮定均调任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支队司令员,奉命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分别之际,皮定均要把唯一的一部电话机送给张力雄。张力雄知道皮定均指挥作战离不开电话机,坚决不要。皮定均便以一架德国望远镜相赠,这件珍贵的礼物被张力雄一直珍藏。

1945年初,张力雄调任河南军区第6支队政委,皮定均担任第1支队司令员,两人又有了并肩作战的机会。同年初夏,河南军区发起伏牛山战役,皮定均任前指司令员,张力雄任政委,他俩率领第35团和第37团直插伏牛山西段九道梁,先歼灭傅店之敌,再杀回马枪,消灭龟缩在车村之敌,最后攻打背子街。背子街是一个大土围子,四周都是明碉暗堡,工事构筑坚固。战斗打响后,第37团首先在城西打开一个缺口,紧接着第35团也从东面攻入城内。皮定均和张力雄不顾危险,冒着密集弹雨,跟随突击队冲上围墙就近指挥战斗。只用了40多分钟就全歼敌人1个团,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快速歼灭战,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胜利。

解放军16个兵团司令唯一没授军衔的竟是他

1945年6月上旬,河南军区发起登封战役,决定组成野战支队,由皮定均任司令员、张力雄任政委,率领3个团先攻打国民党军在豫西的最大据点——大冶镇。国民党军游击司令刘光华、国民党登封县党部书记长崔鼎甫率反动武装1000余人,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进行顽抗。我军围攻20余天,仍未攻下。皮定均在战斗中负伤,张力雄再三劝说,他也不愿离开战场。直到河南军区司令员王树声下了命令,皮定均才勉强同意到后方治疗,但没过几天又重返前线。他们找来挖煤工人,挖掘地道,实施爆破,炸开寨墙,终于攻克大冶镇。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驻守登封县城的日军弃城向临汝、许昌逃跑。伪军趁机逃入登封城。皮定均、张力雄立即率部包围登封县城。战前,皮定均与张力雄在离城墙不到300米处观察地形。突然,“呯”的一声枪响,张力雄仰面倒地。众人大惊,忙赶上前去,仔细一看,只见子弹洞穿张力雄的草帽,人却没有受伤,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8月23日拂晓,皮定均、张力雄指挥各团发起总攻。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击毙、俘虏敌2000余人,缴获机枪、步枪1000多支,解放了登封县城。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必威体育 betway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