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真实性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真实性

2019-01-07 00:13:54 来源:亮剑军事网

  清朝初期,清廷鉴于尚未全取天下,多尔衮为了收服民心,也施行 了一些笼络人心的仁政。比如继续任用明朝降吏;明末加派的辽饷、练 饷等诸多名目,一律免除;明朝的特务机构如东西厂,全部废除;就连 明朝的官制衣服,也允许继续沿用。
不料后来有个名叫孙之獬的明朝降臣,却闹出了一场大风波。

1.png
孙之獬本是明末天启二年(1622年)的进士,做过礼部侍郎,明 朝时为官近二十年,后来满人打进来夺了天下,孙之獬也就顺应历史潮 流投降了清朝。这倒也怪不得孙之獬,一朝天子一朝臣,当时降清的明 臣很多,并不是betway88稀罕事,可稀罕事在后面。
当时清朝大臣分满汉两班,满汉各半,各站一边。孙之獬当时也不 知道怎么想的,为了表示自己归顺的忠心,居然学起满人的习俗,给自 己来了个“剃发易服”,硬往满班里挤,那些满族大臣见后很不高兴, 说你是汉人,怎么跑进了我们的队伍?
孙之獬被排挤出来,只好又悻悻然地回到汉班。那些汉人大臣见他 的样子十分厌恶,又以他已“剌发易服”为由,不让他入班。结果孙 之懈左右不是人,被挤在中间,尴尬至极。
受到同僚们的羞辱,孙之懈愤然上书皇帝,说:“陛下平定中国万 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犹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 下。”满族权贵们回去一商议,觉得孙之懈言之有理,既然已经打下了 江山,就应该从满人习俗,不然怎么叫归顺呢?于是便有了 “刹发 令”。
满人留辫子的习俗,本是为方便行事。满人是骑在马背上的游牧民 族,在风中驰骋的时候,为防止前额的头发遮住双眼,便将前额后的头 发刹去,唯留脑后头发编成辫子,或垂或缠绕颈上,这样就不会因风吹散头发而妨碍视线。近代江绍原曾在《发须爪》中说满人留辫是“马祖”崇拜(辫子犹如马尾),倒未必可信。
汉人则不一样,在儒家学说里,身体发肤乃受之父母,不可有丝毫 损伤。譬如明朝时的儿童,头发往往留长过颈,类似于现在的短披肩 发,再戴个帽子,看起来也很整齐干净;成年后则将头发梳理为髻,或 包布头,或盘起来藏在帽中。
虽说国人自古就信奉“成王败寇”的历史哲学,但这次满人推行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剌发政策,却大大伤害了汉人的感情。
最可恨的是,满人强迫汉人将前额头发剌去,前面露一光溜溜的大瓢,这就像人犯了罪被刺字一样,前额剌发几乎就等同于失败和耻辱的标志。
江南士人们长期受儒家学说浸染,他们义愤填膺,视剃发为奇耻大 辱,声称“宁为束发鬼,不作剃头人! ”于是这些人便组织起来,群起 反抗。而满人统治者的政治用意本就是要剃发这种归顺的效果,双方的 冲突一触即发,很快在江南兴起了血雨腥风。剌发令一出,江南纷纷造 反,满洲铁骑则大兵压境,结果血战数场,汉人再次落败。
有了军事胜利做后盾,剃头也就成了垄断行业。于是乎,剃头师傅 们在大街小巷摆下摊子,奉旨剃发。摊头旁边竖一旗杆,挂起“剃发 令”的醒目布告,旁边站一清兵,腰间挎把刀,看到谁额头后面有头 发的,就立刻抓来剃头,谁敢不从,就砍了脑袋挂在那根旗杆上。
后来被砍的脑袋多了,汉人剃发也就成了习惯,他们见了剃头师傅 就主动过去。于是剃头上旗杆也不用挂“剃发令”了,站岗的士兵也 撤了,旗杆上也没了人头。但是,放旗杆的剃头架倒保留了下来,被用 来放放磨刀g、磨刀布betway88的,成了大街小巷的剃头师傅最标准的 装备。
再说那始作俑者孙之獬,最后也不得好死。顺治四年(1647年),孙之獬在老家山东淄川休假,正好赶上反清义士造反将他抓住。众人想,好你个混蛋汉奸,就你出的馊主意,害死多少人?这些人看到孙之 懈那光溜溜剃得发亮的脑门就来气,于是找来锥子在他的头上钻个眼, 硬往里栽上一撮头发,让他“反清复明”,痛得孙之懈是哭爹喊娘。由 于孙之獬的惨叫声过于凄厉,围观的人又将他的双唇用线缝上,最后将 他家祖孙五人大卸八块,以示惩罚。
辫子的历史,可真够血淋淋的!
到了晚清咸丰同治年间(1851-1875年),天王洪秀全带领太平军 造反的时候,辫子又成了重点打击对象。后来,太平天国颁布了一道同 样严厉的“蓄发令”,不过这次成了“剃发不留头,留头不剃发”,意 即想保住颈上脑袋,就得留起长发,太平军的“长毛”绰号就由此而 来。最可怜的是有些人像阿Q-样,因为脑袋上长了瘌痢或者生了虱 子被剃了头,结果也被认为是违令不遵给杀了。
但是,太平军的地盘并不稳固,每次都是打了跑,跑了打,结果后 面的湘军赶来,看谁背叛朝廷留了发,抓住也要杀头,这下弄得老百姓 是苦不堪言。聪明的人,就搞两面派,让额头上的头发长出一点点,弄 个不伦不类,两边应付。说来好笑,太平军中按资排辈时,就看额头前 面的头发,头发长的自然参加起义早,起义晚的自然头发短,一目 了然。
中华民国成立后,第29号公报中就发布《剪辫令》:令到之曰, 限二十日内全民一律剪辫,有不遵者按违法论。这次虽然没有以死相威 胁,但响应者甚众,一时间大街上满是丢弃的辫子。有少数对新政权心 存疑虑的,偷偷把辫子藏在帽子里,鬼鬼祟祟地上街。如果被革命少年 发现的话,往往立刻扑上前去,掀翻帽子,扯出长辫,“咔嚓” 一声, 辫子就被铰没了。
最有趣的是,被剪者还没搞懂怎么回事,只觉得后面一阵风凉,用 手一摸,后面的辫子没了。倘若是清朝遗老,定要当街大哭大骂、以头 抢地甚至当场昏厥,而那些“肇事”少年则在这场恶作剧中一哄而散。辛亥革命后,本来辫子的历史也该寿终正寝了,但还有个回光返照。过了几年(1917年),“辫帅”张勋乘着北京政局不稳,便率领自己的“辫子军”杀到北京,拥溥仪推行复辟。这下辫子又神气活现起 来了,那些剪了辫子的又慌忙到处装假辫子,一时间假货横行,满街的 辫子都使用物理嫁接术,辫子竟然成了北京的抢手货。不过,假辫子也 就流行了十二天。张勋的倒行逆施引起了全国人民的义愤,讨逆军在北 京上空扔了几颗炸弹,把没见过世面的“辫子军”吓得半死,讨逆军 便攻人北京,张勋和他的“辫子军”抱头鼠窜,溥仪也只得再次退位。
至此,辫子也就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甚为可悲的是,我们的祖先 竟被辫子问题前前后后折腾了两百多年,呜呼哀哉!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