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年羹尧真的是杀人不眨眼吗?

年羹尧真的是杀人不眨眼吗?

2019-01-07 23:46:52 来源:亮剑军事网

  年羹尧在雍正时期功勋赫赫,权倾一时,可惜为人过于严苛,最终不得善终。《柄霞阁野乘》中有一文,是年羹尧所请的塾师在年府的所见所闻,颇为真实,姑录于下。
年羹尧有一幼子,年六岁,当时要请一个老师来教导。正好某江南士子沈孝廉因应试不第,欲留在京中寻一教馆糊口,他与某侍郎相熟,侍郎便向年大将军推荐了他。
年大将军说:“为童子师必须要品行端正,身正为范,这样的话,小孩子长大也能跟着成器,你说的那个人怎么样啊?”侍郎说:“此人颇有儒者气象。”
年大将军大喜,便让从官给沈孝廉发了请柬,邀他来年府。沈孝廉来后,年大将军亲自出迎,并大开娃席,为之接风洗尘。随后,年大将军还派人将沈孝廉送人府中西园,作为教习之所。
年府安排的书馆可真不赖,里面居室宽大,书籍充盈,陈设典雅,外面是花园,树木郁郁葱葱,果然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年大将军的儿子当时因为年纪小,沈孝廉不过教小孩子认认字,学学算法之类的,工作很是轻松。
要说年府给先生的待遇,那绝对是一流的。当时专门服侍沈孝廉的仆人就有四人,另外,还有书童八名。沈孝廉住的卧室也极为豪华奢侈,牙床锦帐,让人有点受宠若惊。刚来的第二天,年大将军便派人给沈孝廉送来各种衣物,组装锦缎,应有尽有。
沈孝廉第一天早上起来,那八个书童便都赶来侍候,为首的一人顶着银盆,请塾师盟洗,其他人或拿着洗漱用具,或拿着毛巾,还有端着镜子、拿着香皂的,八个人围着沈孝廉团团转。沈孝廉从没有见过这架势,心中惊慌,忙说:“哎呀,你们把这些东西放着,我自己来吧!”
为首的书童大恐,说:“年大将军有令,‘服侍先生要像服侍我一样,不得有违’。我们服侍年大将军都是如此,不然就会大祸临头。”沈孝廉说,“你按我吩咐的做,不会有事的。”书童没办法,只好把盆放在盟洗架上。
正当沈孝廉洗脸的时候,年大将军带着穹卫们进来看望塾师,见书童没有顶着银盆,大怒,向身边的侍卫使了使眼色,侍卫便把书童带出,没多久,便提着书童的人头进来,禀告年大将军说:“书童不敬先生,已将之斩首。”
乖乖,这下把沈孝廉给吓得魂飞魄散!
还有一次,年大将军和沈孝廉共进晚餐,不巧饭碗里有粒谷子,沈孝廉便将之挑出。年大将军见后不悦,回头把侍卫招来,低声吩咐了一下。不久,侍卫又提了个人头进来,说已经将那个拣米不干净的厨子斩了。年大将军谈笑如常,而沈孝廉这顿饭吃得是牙齿直打战。
年大将军喜欢搜集古玩,每次得了新的古鼎器皿之类的,往往都拿来和沈孝廉共同鉴赏,碰到沈孝廉喜欢的,年大将军就说,先生既然喜欢,就放在你这里,你慢慢品玩,即使是无价之宝,也在所不情。年府每次支付先生的束倚(工资),也从来不用沈孝廉经手,都是直接由仆人寄回江南。
几个月后,年大将军奉命出征,临行前对沈孝廉说:“先生的品学,在下十分佩服。现在我奉命西征,也不知道betway88时候回来,只好把幼子交给先生,希望先生能好好教导,千万不可弃之而去。等我回师之日,必有厚报。”沈孝廉唯唯答应。
年大将军出征后,有一日沈孝廉想出去访友,服侍他的仆人赶忙拦住,说:“府中出人,都要登记。年大将军在的时候,先生足不出户,现在大将军出征了,先生突然出去,只怕大将军回来要怪罪我们,求先生可怜可怜我们吧!”沈孝廉想到年府家法严酷,便也只好作罢。
次年正好碰上大考,沈孝廉正想出去应试,但想到年大将军的嘱托,最后还是快快而退。光阴似箭,如此又过了三年,沈孝廉也没有接到过家里的信,心里担忧,便修书一封给年大将军,委婉地说想要辞馆回家。不久,年大将军便回信说:“我出征大捷,马上就要归来,还请先生多留一段时间,等回来后再商量。”
果然,半年之后,年大将军大捷回来,战果累累,连皇上都亲自郊迎。见过皇上后,年大将军一回府,便来感谢先生的教导之功,沈孝廉也不好立刻提出辞职,想等年将军稍微安顿后再提不迟。
次日,沈孝廉正在假山后散步,突然听到不远处一片哀痛之声,沈孝廉便问书童是怎么回事。书童说:“年大将军凯旋后,正在厅堂里对部下考功过,定赏罚。”沈孝廉说:“我们且去看看。”书童不敢违令,便带着沈孝廉偷偷潜伏在厅堂后面窥视。
当时只见厅堂之内,年大将军高坐在上,下面甲士林立,刀斧耀眼,旁边则有文官根据记录在逐一报告诸人的功过。念到功多的,则立刻换上应升的品服,酌酒赐座;念到过多的,那就麻烦了,年大将军沉着脸,把人叫过来当面斥责,说某战你丧失了机会,某事你承办不力,应斩。就算下属苦苦哀求,年大将军也不为所动,喝令立刻推出斩了。言毕,侍卫们便上前剥了那人的品服,推出门外,砍首以献。只是年大将军为人严苛,赏少罚多,被杀被罚的比得升得赏的人多得多。
见此恐怖场景,沈孝廉在后面看得脚软,不觉晕头转向,碰了门屏后倒地不起。年大将军发现厅后有声音,便在处理完公事后前来查看,只见沈孝廉还倒卧在地,几个书童扶都扶不起。年大将军亲自动手,将先生搀回卧室,并命立刻将安神丸送来。待沈孝廉醒后,年大将军从容地问道:“是谁告诉先生这事,让先生受此惊吓的?”
沈孝廉早已见识了年大将军的严酷,不敢吐露实情连累那些书童,便说,“是公子告诉我的”。沈孝廉心想,虎毒不食子,年大将军不会去为难自己的儿子吧。
年大将军去后没多久,仆人和侍女们仓皇奔进来,跪到沈孝廉面前哀求道:“大将军正在鞭打公子,快要打死了,夫人求先生赶紧去救他!”沈孝廉急得团团转,说:“我不能进内室,这可怎么办啊?”仆人说:“大将军素来敬重先生,只要先生说马上要见公子,大将军也许会放他过来。”
沈孝廉便让仆人赶紧前去,没多久,仆丢便把公子抱了过来,小公子全身已经被打得满是鞭痕,奄奄一息了。沈孝廉抚着公子哭道:“是我害了你啊!”由于怕年大将军余怒不止,沈孝廉便命仆人将公子的卧具搬到自己的房间,一直到养好伤才放回去。
过了些日子,沈孝廉乘着年大将军高兴,便说自己想辞馆回家看望家人。年大将军说:“先生是个孝子,我岂敢拦阻?”随后便命安排锺席,为先生送行。
回去的路上,年大将军特意命一队卫士保护,一行人走至河边渡口,见十几艘大船,船主招呼先生上船。沈孝廉大惊,说自己不过一点点行李,自己带着即可,如何要这么多船?这时,仆人便把物件清单奉上,原来这几年沈孝廉所穿所用的所有东西,包括书房中的书桌书籍,还有那些古玩等,全部都运上了船,价值不下几万两银子。
沈孝廉不敢接受,说:“这些都是年将军家的东西,怎敢随便拿来?”仆人说:“大将军交代了,怕先生思念旧物,所以全部赠送给先生。”沈孝廉心想,这些东西,恐怕几辈子也吃用不尽了!
回到家乡,地方上的文武官员都亲自前来迎接,沈孝廉心中不安,说:“我无德无能,何敢惊动上官的大驾?”众官员连连说:“年大将军都把先生奉为上宾,我等岂敢怠慢?”沈孝廉辞别了地方官,便在卫士的前呼后拥之下,来到自己的家。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哪里还是自己的老家?只见旧宅早已不见,面前唯有一高府大院,门第轩昂,乃非富即贵之家。沈孝廉在外面看了半天,徘徊不敢进。当地人听说沈孝廉回来,围观的人极多。这时,有个原来的邻家翁,见沈孝廉不敢进,便上前说:“年大将军封你为翁望郎君很久了,你怎么不进去啊?”沈孝廉说:“我家在哪儿?”邻家翁笑道:“这就是年将军为你建的大宅,你还真不知道啊?”
沈孝廉这才壮着胆子进去。进去后,发现门口都是些从来没见过的仆人,而自己的父母高坐堂中,身上居然也穿着四品朝服!沈孝廉大惊,便问怎么回事。父母惊诧地说:“这不都是因为你跟随年大将军立下军功才得到的吗?你自己怎么会不知道的?”
沈孝廉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年大将军的安排。不仅如此,年大将军还为沈宅安排了仆役,并置了大量良田。这时,一名老仆人上前交给沈孝廉一张清单和一堆契文,所有财产凭证都在里面。老仆人随后说:“我奉大将军之命,在这里管理了数年,先生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带卫士们回去复命了。”
沈孝廉检视后发现,这些财产足有几百万两银子之多。没过多长时间,飞扬跋雇的年大将军就被雍正治罪,沈孝廉得到消息后,赶紧北上买通了看管的人,见到了年大将军。见后,沈孝廉大哭,年大将军笑道:“大丈夫视死如归,皇上既然要定我死罪,我也不存生还的希望。我以儒生起家,一生南征北战,风光一时,各种荣华富贵也早已享受过,此生无憾。只是幼子放心不下,还望先生多多照应。”
不久,年大将军便被雍正赐令自尽,年家随后被抄,诸子弟也被遣戍边疆,不得善终。幸好沈孝廉教的幼子因为年纪小,也没有担任官职,才得以脱漏。
某夜,从北方来了两个乞丐,沈家的看门人给他们钱也不走,坚持说:“但得见主人一面,虽死无憾。”沈孝廉昕后赶紧出去,原来是年大将军的幼子和原来的老仆人。沈孝廉见后大哭,赶紧让两人进屋藏匿,这才保住了年大将军的后人。
富贵如云,如此经历,也算是一段传奇故事吧。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