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琦善因何官运亨通?

琦善因何官运亨通?

2019-01-27 22:31:19 来源:亮剑军事网

  道光朝的宠臣琦善,字静安,博尔济吉特氏,乃满洲正黄旗人,出生于世袭一等侯爵的贵族家庭,父亲陈德曾任杭州将军及热河都统。琦善十六岁的时候即由萌生授刑部员外郎,历任布政使、巡抚等职,官至直隶总督、文渊阁大学士。鸦片战争时,琦善力主与英国妥协,但因道光政策的反复而被革职,后在镇压太平天国时期又被起用,死于任上。
琦善三十岁的时候就当上了巡抚,这里还有个小故事。《清朝野史大观》中说,琦善在刑部做官时因年纪小,他的同僚们都没把他当回事,很是伤了他的自尊。琦善表面没说betway88,心里却气得不行,后来便花了三百两银子把一个官场老吏请到家中,向他悉心请教官场权谋之术,总共花了两年的时间,琦善才把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学到手。

62918ebet7d6fe51f2810&690.jpg
学成之后,琦善在官场中果然如鱼得水,一路官运亨通,青云直上,二十五岁就被擢为堂官,三十岁便当上了巡抚,成为地方大员。当时琦善除了精通官场权术外,其他方面不学无术,但幸好他善于溜须拍马,道光很是赏识他,居然还获得了“政声卓然”的名声。鸦片战争的时候,琦善负责去和英国人打交道,他不认识洋人呈阅的文件,看见里面的英文字母歪歪扭扭的,还以为是迷信里用的符录,被人笑得半死。
琦善之所以能升官,关键是他善于作假。《梵天庐丛录》里说,他在镇压太平军的时候,为了博得善于用兵的名声,特意给部下们安排了这样一出好戏。一天,琦善说要出击作战。当夜二鼓时分,琦善煞有介事地召一部将进来,交给他一个锦囊妙计,说:“你率兵五百,限三鼓时赶到五里外某地古庙中,到时你才能拆看。”部将得令行事,到了指定的那庙后,打开那锦囊妙计一看,里面说庙后有火箭数箱,速速运至某地后立刻回营,不得久留。部将按照指示办好,随后便回去复命。
琦善接着又招来数将,各授妙计,都要求他们到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点才能打开拆看。等那些人走后,琦善把最后一将叫来,说:“你明日率兵五百,去某地与敌战,只许败,不许胜,等你退到某地后,但听一声炮响,你才可以去奋勇杀敌。”部将得令唯唯而去。
次日午前,琦善带着数十名亲兵,扛着一铜炮,赴到了营外数里的一高坡上,架起一个胡床,琦善舒舒服服地躺在上面,命左右把铜炮摆好。随后,琦善掏出一个望远镜,准备观看自己安排好的一出好戏。
没过多久,便看见一将带着数百人与敌交战,且战且退,直到离琦善等人不远的一个洼地才停下来。随后敌兵便将这些人团团围住,渐逼渐近。琦善旁边的亲随看了心慌,倒不是担心那些被围的官兵,而是。}白那些敌人发现了观战的这些人。
这时,琦善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喝道:“开炮!”亲兵们听后,赶紧手忙脚乱地抬炮瞄准,轰的一声打了过去。炮声刚响,只见洼地里烟火突起,火箭四射,周围又杀出几路人马,被围的那些人精神振奋,便和外面的伏兵里应外合,内外交攻,把敌人打得大败。
这个指挥艺术实在太完美了,完美得让人怀疑。那些部将后来才知道,里面的种种设施和人员,其实都是琦善在事前秘密布置好了的。
不过,琦善在镇压太平军中调教部将赛尚阿,倒颇值得称道。当时的赛尚阿在琦善麾下,职位还不高。一日,琦善把赛尚阿和另一部将曾某招来,说:“各给你们兵五百,分攻某某两地,够不够?”赛尚阿少年豪气,不假思索地答道:“够了!”曾某犹豫了一下,请求增加兵力,琦善便加倍添兵给他。
随后,赛尚阿和曾某各率兵前去。回来的时候,赛获大胜,而曾某大败。两人同来复命,见琦善高坐帐中,赛尚阿打了胜仗,得意之色溢于言表,便抢先进去禀报。不料琦善一见赛尚阿,便喝令亲兵抓住他一顿狠抽。赛尚阿心想这怎么回事啊,还以为琦善误把他当曾某了,于是便急忙大喊:“我是赛尚阿啊!”琦善厉声道:“老子知道你是赛尚阿,抽的就是你,再哕唆就抽死你!”
赛尚阿气得要死,但又无可奈何,只好伏地受责,被抽了上百下后才放出去。出去的时候,赛尚阿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了。
曾某在帐外看见,吓得要死,心想打胜了的人还要受责,打败了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处罚呢。没办法,曾某硬着头皮进去后,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捣蒜般地叩头,连话也不敢说了。琦善见后,反笑道:“你还有脸来见我啊,我倒没有脸见你呢。”说完,便拂袖而去。曾某见琦善走了,不知所措,也只好自己慢慢退下。
赛尚阿被鞭打后,卧床数十天,越想越气,心想伤好了,一定要问个究竟,向琦善讨个说法。正气恼间,帐外有人问:“赛大人在这里吗?”赛尚阿当时职位卑微,一般只称老爷,外面人问赛大人,他还不敢应。这时,那人便揭帘进来,赛尚阿一看,原来是琦善的亲兵。亲兵说:“赛大人,帅令请你去他那一趟。”赛尚阿心想连称谓都变了,估计是好事,便欣欣然地前往。
到了后,琦善拿出一批折给赛尚阿看,里面详述了他的战功,是越级密保,且已经得旨允准,果然是好事。赛尚阿感极而泣,一时反不知所云。琦善随后便留他吃饭,吃到一半,琦善笑着问他:“前些日子的事情,老弟可明白是怎么回事?”赛尚阿诚惶诚恐地说:“不知。”琦善说:“少年盛气,容易坏事。前日鞭你,是想折折你的盛气而已,你不要介意。以后你好自为之,我现在的位置,以后就是你的。”
赛尚阿当下被感动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被打了还心服口服。后来,赛尚阿果然累积战功,并接替了琦善的督师之位。而曾某虽未受罚,在琦善在任期间,再没有得到一事委任,也没有再见过琦善一面,最终潦倒一生。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