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春秋战国趣事:一个奸雄的诞生

春秋战国趣事:一个奸雄的诞生

2019-03-27 00:38:47 来源:亮剑军事网

 

  话说公元前八世纪的某一天晚上, 郑国首都新郑的宫殿中, 诞生了一位贵人。
古往今来, 举凡贵人诞生, 必有奇异的预兆。 然而这位我们要说的贵人, 他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 既没有梦到熊, 也没有梦到蟒蛇, 更没有梦到麒麟, 反倒是分娩的那天晚上, 做了一夜不可名状的噩梦, 汗津津睁开眼睛来, 发现卧榻上已经多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关于这件不同寻常的事, 《左传》 是这样记载: “庄公寤生。 ” ——该书的作者左丘明, 是生活在公元前五世纪的鲁国的史官, 以简约、 生动的叙事风格闻名于世。 然而, 正是由于左氏过于简约的文风, 令后人对这件事有了不同的理解。
一种意见认为, 寤乃是寐寤之意, 所谓寤生, 顾名思义, 也就是梦中出生; 另一种意见则认为, 寤是指生育的时候, 婴儿的足先出, 即世人俗称的逆产。
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 不管如何理解, 总之, 这孩子的出生与众不同, 以至于他的母亲大受惊吓, 因而对他产生了厌恶, 却是众所周知, 没有任何意见分歧的。
有必要介绍一下贵人的家庭。
贵人的父亲姓姬, 名掘突, 是周平王的卿士、 郑国的第二任君主, 因为死后的谥号为“武” , 历史上称之为郑武公。
郑国的领土面积, 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 大致位于今天的河南省中部, 北靠黄河, 西接王畿(周王室的直领地) , 南边是陈、 蔡等诸侯国, 东边则与宋国接壤。 这一带, 是中原文明的滥觞之地, 开化甚早, 在当时堪称最富庶的地区。
仅仅在数十年前, 郑国还不是一个国家。
郑国的首任君主, 也就是掘突的父亲, 名叫友, 是周厉王的小儿子、 周宣王的同胞弟弟、 周幽王的亲叔叔。 周宣王即位的第二十二年, 友被封为郑伯, 因其为人正直, 施行仁政, 受到百姓们的爱戴。 周幽王即位之后, 又任命友担任了王室的司徒, 负责打理王室事务, 管理王畿的百姓。 但那个时候, 友的领地还极其有限, 仅仅是王畿内的一座小城和周边的一些农村。
《史记》 当中提到了友的发家史: 友担任司徒一年, 周幽王因为宠爱褒姒, 王室政治腐败, 有些诸侯不服从王室的领导。 于是友问史伯: “王室多难, 我应该怎么样才能躲避灾难? ”
史伯心里明白, 友问他的, 是一旦周王室这棵大树倒下, 他和他的族人该如何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之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仔细考虑后, 史伯很郑重地回答道: “恐怕只有雒邑(周朝的都城) 以东、 黄河与济水以南的地区符合您的要求吧。 ”
接下来友和史伯的一番对话, 堪称春秋版的“隆中对” 。 史伯分析说, 雒邑以东、 济水以南的那片地区靠近虢(guó) 国、 郐(kuài) 国, 这两个国家的国君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都很贪婪, 喜欢占小便宜, 百姓不亲附他们。 “如今您身为王室司徒, 位高权重, 百姓又拥戴您, 您如果要求居住在那里, 虢、 郐两国国君见您在朝中当权, 也会同意将土地分给您。 那样的话, 不用过多久, 虢、 郐两国的百姓就变成了您的百姓了。 ”
友听从了史伯的建议。 他向周幽王请求, 将自己领地上的百姓东迁至雒东。 畏于他的权势, 虢、 郐两国果然献给他十座城池, 友就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郑国。
不久之后, 友的担心变成现实。 犬戎大举入侵王畿, 一举攻破周朝的都城镐京, 杀死了周幽王和他的儿子伯服, 俘虏了周幽王的宠妃褒姒。 值得一提的是, 友虽然早就准备好了逃生之路, 在关键时刻却表现出无比的忠义, 为了保护周幽王, 战死在乱军之中。
犬戎之乱后, 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即位, 将都城从镐京东迁至雒邑, 中国的历史从此进入了春秋时期。 掘突继承了父亲的爵位, 一方面参与了护送周平王迁都的行动, 另一方面趁着王室衰微, 吞并了东虢和郐, 并将郐作为郑国的都城, 更名为新郑。
据说掘突在平定犬戎之乱中表现突出, 令申侯(申国国君) 青眼相加, 所以将女儿许配给他。 这个女人, 后来在史书上被称为“武姜” , 那是因为她的娘家姓姜, 又嫁给了郑武公姬掘突, 按照当时的习惯, 便以丈夫的谥号“武” 加上娘家的姓“姜” 来称呼她了。
在那个年代, 这种政治联姻比比皆是, 诸侯的女儿生来即被当作交易的筹码, 为了国家的利益, 嫁给糟老头做小妾也是常有的事。 而武姜嫁给掘突的时候, 掘突才二十三岁,身强力壮, 事业有成。 说实话, 谁家女儿要是嫁给这么个郎君, 夜里不偷着笑才怪。
郎才女貌, 又生了个大胖儿子, 是喜上加喜的事。 然而在武姜心中, 那天晚上噩梦的阴影似乎一直挥之不去, 等到夫妻俩和朝中几位重臣商量着给孩子取名的时候, 她半是自言自语, 半是说给掘突听: “就叫寤生吧。 ”
春秋时期的人们, 取名字不像后世那般讲究, 既不看生辰八字, 也不求富贵吉利, 有的人为了纪念自己的战功, 甚至以被自己斩首的敌将的名字给儿子命名。 听到武姜这么说, 掘突仅仅是略微考虑了一下, 便表示同意。
于是, 寤生这个名字便被一本正经地写入家谱, 告知列祖列宗, 成为郑国的世子(国君的继承人, 又被称为大子或太子) 的名字了。
数年之后, 寤生的同胞弟弟段诞生。 生孩子是件技术活, 一回生二回熟, 这一次, 武姜的生产很顺利。
段出生后不久, 掘突就将共(地名) 封给段作为封地。 因此, 段又被人们叫作共叔段。
寤生没有封地。 作为世子, 他将继承整个郑国, 所以没有必要分封领地。
宫里的人很容易看出, 武姜对两个儿子的态度截然不同。 对于大儿子寤生, 她始终带有一种固执的厌恶; 而对于小儿子段, 她则体现出一种超出寻常的母爱, 说是溺爱也毫不过分。
自古以来, 母亲宠爱小儿子, 乃是人之常情。 平头老百姓家如此, 公卿士大夫家也是如此。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 大概是因为大儿子有权继承家业, 而小儿子相对只能分得最少的一份, 做母亲的因此想用更多的爱心来平衡一下这种地位的不平等吧。
虽然是人之常情, 但是像武姜这样厚此薄彼, 还真少见。 宫里的人只能推测, 这一切, 都是因为那天晚上那个噩梦引起的。
寤生出生那天晚上, 武姜究竟做了一个betway88样的梦? 史料上却没有任何记载。
长久以来, 梦都被赋予某种隐喻。 据传很多年前, 周宣王曾做过一个怪梦, 梦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 大笑三声, 大哭三声, 然后将大庙(祭祀祖宗的祠堂) 里的神位捆作一束, 飘然东去。 直到犬戎之乱后, 人们才弄明白, 周宣王梦中的年轻美貌女子就是周幽王的妃子褒姒, 大笑三声是烽火戏诸侯, 大哭三声是周幽王死于犬戎之乱, 神位东去则预示着周平王东迁。
弗洛伊德或许对此不屑一顾, 但武姜不能。
也许, 那个梦太可怕了, 以至于武姜从来不愿意对任何人提起。 而且在现实生活中,她无时无刻不记起那个梦, 只要一见到寤生那张平淡无奇的脸, 她就禁不住从心底打一个寒战。
对大儿子强烈的厌恶感, 不但使她将全部爱心倾注在小儿子段的身上, 她甚至开始考虑置换两个儿子的身份。
平心而论, 段确实长得比寤生讨人喜欢,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 这种对比也越来越强烈。 寤生敦敦实实, 一副木头木脑的样子, 在父母面前总是唯唯诺诺, 生怕说错一句话;而段玉树临风, 风度翩翩, 妙语连珠, 时常发表一些惊人的见解, 连掘突都不禁点头赞赏。
除了相貌英俊, 才思敏捷, 段的武勇在当时也是尽人皆知的。 流传下来的《诗经·郑风》 中, 有一首名为《大叔于田》 的诗歌, 记录了当年共叔段狩猎的飒爽英姿, 其中有这样的句子:
叔于田, 乘乘马。 执辔如组, 两骖(cān) 如舞。 叔在薮, 火烈具举。 襢(tán) 裼暴虎, 献于公所。 将叔勿狃(niǔ) , 戒其伤女。
田就是狩猎, 是自古以来统治阶级习武备战的常用手段。 这首诗歌生动地描述了共叔段狩猎的盛大场景。 从诗中可以看出, 段是个武艺高强的人, 长于弓箭, 力能搏虎, 曾经将打死的老虎亲自献给父亲。
然而, 即便段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即便武姜多次以母亲的身份提出废长立幼的请求, 掘突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理由很简单, 嫡长子(嫡妻所生的长子) 继承家业是祖先传下来的规矩, 即便段再优秀, 只要寤生没犯betway88错误, 就不能被废除继承权。
因为掘突的坚持, 寤生的政治地位得以保留, 并且在掘突死后, 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郑国的主人, 也就是历史上的郑庄公。
寤生即位没多久, 武姜就来找他, 抱怨说段的封地太小, 要求寤生把制(地名) 封给段。
制在当时是一座大城, 原来是东虢国的领地。 掘突吞并东虢国之后, 在制设立关卡,驻扎军队, 把它建设成一座举足轻重的军事重镇。
制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别名, 叫作“虎牢” , 也就是《三国演义》 中“三英战吕布” 发生的地点。
“制啊——” 寤生支吾了半天道, “您也知道, 制曾经是虢叔(东虢国君) 的领地,虢叔仗着它易守难攻, 不修德政, 胡作非为, 所以先君把他给灭了。 我担心, 把这样一座城封给段, 很不吉利。 要不您考虑一下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我都没意见。 ”
寤生话里有话, 他在提醒武姜, 如果把制封给段, 怕他也学着虢叔的样子, 有恃无恐, 胡作非为。
“那好, 就把京城封给段吧。 ” 武姜很干脆地说。
郑国的重臣们听到这个消息, 都跑过来找寤生, 大家议论纷纷, 一致反对将京城作为段的封地。
大夫祭(zhài) 仲说得很直接: “京城的城墙长度超过了一百雉(三百丈) , 按照祖先定下来的规矩, 城墙超过一百雉的城池不能分封给任何人。 现在您为了顺老姜之意, 把京城封给段, 不合规矩, 好比一个国家有了两个主人, 后患无穷。 ”
寤生无可奈何地说: “老姜要这么办, 我有betway88办法呢? ”
眼下这些人都是郑国的权臣、 元老, 关起门来说话, 从来没把武姜当一回事, 总是“老姜老姜” 挂在嘴上。 久而久之, 寤生也习惯了。
祭仲说: “老姜贪得无厌, betway88时候是个尽头啊? 依我之见, 您应当趁早妥善安排这件事, 不能依着她的性子来。 否则的话, 事态一旦失控, 将直接威胁我郑国的安全, 对您极为不利。 ”
祭仲的话明显带有煽动性, 把一屋子人的情绪都给点燃了, 有的人甚至拔出剑来, 叫嚷着不如先下手为强, 现在就把段给杀了。 顺便说一句, 那个年代的君臣关系不像后世那么疏远, 大臣带着武器来见国君并不违反规定, 诸侯与大夫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吃饭也是常有的事。
堂下群情激奋, 堂上的寤生却始终不动声色。 他心平气和地看着大伙吵完、 闹完, 才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话, 平息了大伙的情绪。 这句话是如此经典, 以至于后世的人曾经无数次引用, 而且一直被沿用至今。 我时常认为, 中国人的可敬和可怕之处, 其实都包含在这句话里边了。
他说的是: “多行不义必自毙。 ”
段带着自己的随从, 风风光光地离开新郑, 前往京城去了, 从此他被郑国人叫作“京城大叔” 。 这种叫法多少有些戏谑的成分。 据传, 段在离开新郑的时候, 武姜还私下找段谈了一次心, 大致是说, 你哥哥寤生为人刻薄, 完全不顾同胞之情, 这次给你封京城, 是我再三恳求, 他才不得不从, 心里肯定不舒服。 你到了京城之后别闲着, 要习武备战, 一旦有机会就派兵袭击新郑, 我来给你做内应, 打他个措手不及。 武姜还说, 如果段取代寤生做了郑国的国君, 她就死而无憾了。
按照武姜的意思, 段大张旗鼓地干起来了。 他到京城之后第一件事, 是命令京城附近两座边城的地方长官听命于他, 又以狩猎为名举行军事演习, 将两座边城的士兵编入自己的部众。
有位叫公子吕的大夫, 对这种情况深感不安, 他对寤生说: “天无二日, 国无二主,我不知道您葫芦里面卖的是betway88药。 如果想把国家拱手让人, 那我不如直接投奔大叔好了; 如果没那个想法, 就赶快制止他, 别让百姓三心二意, 不知道谁是郑国的主人。 ”
公子吕的担心并非多余, 京城大叔的所作所为, 不只是在军事上威胁中央政权, 更在政治上造成了另立中央的事实, 势必导致国内民心不稳定。
但是寤生只是抬了抬眉毛说: “不着急, 还不到时候。 ”
没多久, 段干脆将两座边城收作自己的领地, 还派兵占领了鄢(yān) 和廪(lǐn) 延两座城池。
这回动静有点大, 公子吕又坐不住, 跑去对寤生说: “是时候啦, 再拖下去, 大叔的实力越来越强大, 依附他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
寤生仍然是不动声色, 说起话来就像一个迂腐的老学究: “不亲不义之人, 依附他的人越多, 灭亡得越快。 ”
就这样, 在寤生的纵容之下, 新郑和京城两个政权虽然互相戒备, 竟然相安无事地并存了二十二年。 郑国的百姓谈起自己的国君和京城大叔, 已经习惯于用“宫中这位” 和“京城那位” 来代称, 就连宫中最重要的几位大臣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也会不小心说漏了嘴: “京城那位前几天又举行了大规模的狩猎, 宫中这位还是不当回事呢! ”
“宫中这位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
只有祭仲捏着为数不多的几根山羊胡子, 半眯着眼睛说: “请不要低估宫中这位的智慧。 ”
这一年的冬天, 众臣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 蛰伏京城二十二年之久的段终于作好充分的战争准备, 发动了叛乱。 他写了一封密信给武姜, 要武姜作为内应, 在指定的时间打开新郑城门, 同时又派自己的儿子公孙滑前往邻近的卫国请求援军, 许诺事成之后给予厚报。
这之后, 段便带着部队从京城出发, 朝着新郑进军了。 和当年离开新郑一样, 他的心情既轻松又愉快。 这位从小受到母亲溺爱的人物并非泛泛之辈, 更非只知道追逐声色犬马的公子哥儿, 他有思想, 有口才, 有组织能力, 更兼武勇过人, 而且还有英俊潇洒的相貌和肌肉匀称的身段, 深得京城妇女界的青睐——如此之多的美德集于一身, 不用来造反真是太浪费了。 如果要问他有betway88缺点, 那就是缺乏对传统秩序的尊重与敬畏, 也缺乏对他那位外表懦弱、 看似无所作为的哥哥的正确认识。
他没有想到, 自己的那封密信在送到武姜手上之前, 先被送到了寤生那里——信使既是段的亲信, 也是寤生的间谍。 自打段搬到京城去居住, 他的一举一动, 就从来没有逃脱过寤生的眼睛。
寤生不只提前知道了他要起兵的消息, 甚至连他抵达新郑的时间都摸得一清二楚。
寤生在看到那封信之后, 闭上眼睛, 做了一个深呼吸, 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是时候了!
他把大夫们召集起来开了个简短的军事会议。 令公子吕们感到惊奇的是, 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事件, 寤生的表现依然是不慌不忙, 他井井有条地将任务分配给列位重臣, 三言两语交代好必须关注的细节。 寤生的态度之从容, 计划之周密, 只能说, 对于京城大叔的反叛, 他是早有准备, 而且早就作好了应急预案的。
按照寤生的安排, 公子吕带兵车两百乘前往京城附近埋伏。 等段的大部队走远了, 公子吕突然杀出来, 兵不血刃地占领了京城。
京城被攻破的消息很快传到段的队伍里, 段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继续前进,新郑已经有准备, 偷袭肯定是不成的了, 强攻则毫无胜算; 如果打道回府, 后路被抄, 京城已经易手, 公子吕防备周密, 再夺回来几乎没有可能。 就在段傻了眼的那一阵工夫, 他手下的士兵发生动摇, 呼呼啦啦跑了一大半。
仓皇之中, 段带着几名亲信逃往鄢城, 又辗转逃回旧封地共城。
共城只是区区小城, 抵挡不了寤生的大军。 眼看城门将破, 段哀叹一声“老姜害我” , 弃城投降。
一场蓄谋已久的造反阴谋, 转瞬间宣告失败。
段逃到共之后, 寤生有没有乘胜追击且置其于死地? 这个问题在历史上有较大的分歧。 在阐释《春秋》 的三本传记中, 《左传》 只记载段逃到共城的事, 没有明确的下文,但是从寤生后来的一些言行分析, 段似乎没有死, 而是逃到别的国家, 过起了流亡的日子; 而《谷梁传》 和《公羊传》 则都认为寤生杀死了段; 《史记》 对此的记载也语焉不详, 只写到段逃到共城就草草收笔, 没有后文。
不管是何种结果, 这位一心想取代自己哥哥的漂亮人物, 在历史上扑腾了没几下, 就灰飞烟灭了。 回想起来, 他的命运好像一直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推动, 这只手似乎是母亲武姜的, 又似乎是哥哥寤生的……寤生如愿以偿地杀死了自己的弟弟。 多少年来, 他一直忍耐着, 等待着, 就是在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们不难理解他对段为betway88有这么深的仇恨。 这种仇恨植根于他多年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中, 植根于得不到应有母爱的失落感中。 童年的阴影影响了他人格的形成。
在段一步一步走向谋反的路上, 寤生有很多机会对段进行规劝。 如果段不听规劝, 他还可以用强硬的手段进行制裁。 然而, 如果那个时候就动手, 他不可能将段置于死地, 社会舆论对他不利。
他不怕段谋反, 就怕段不谋反。
他像蜘蛛一样, 一动不动地趴着, 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布下的大网。 只在最后一刻, 他才骤然出击, 而且一招致命。
段举起反旗的那一天, 他在道义上获得了置段于死地的权力。 没有人能指责他betway88,包括武姜都无话可说。 他已经一让再让, 仁至义尽, 无可挑剔。
然而, 记载历史的史官却洞若观火地看穿了他的心思。
《春秋》 记载这件事, 只有六个字:
“郑伯克段于鄢。 ”
别以为这是平铺直叙的记录, 我们来听听《左传》 里对这六个字的分析:
第一, 段以下犯上, 违反了孝悌之道、 君臣之义, 所以直呼其名, 以示警诫;第二, 寤生和段两兄弟相争, 如同一国二君, 分庭抗礼, 所以用了“克” 这个字;第三, 称寤生为郑伯, 而不按惯例称为郑庄公(寤生死后被谥为庄公) , 是讽刺他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不但不教育弟弟, 反而养成其恶——也说明他本来的动机就是想杀死弟弟;第四, 不写段“出奔共” 这部分史实, 是因为如果写了, 好像罪责全在段身上了, 其实寤生同样有责任, 只是不好下笔罢了。
这就是所谓的春秋笔法, 微言大义, 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有其特定的含义与价值判断; 该写betway88, 不写betway88, 都有其深思熟虑。
读史至此, 喟然长叹, 寤生固然歹毒, 史官的笔触更毒!
“郑伯克段于鄢” 的故事还有一段花边。
段失败后, 寤生多年来积聚的对母亲的怨恨来了一次总爆发。 寤生命武姜从新郑搬到城颖去居住, 临行还叫人给武姜托了一句话: “不及黄泉, 无相见也。 ”
黄泉, 就是地中之泉。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不到死了埋葬到地下那天, 他是不愿再见到武姜了。
武姜无话可说。 这一切, 毕竟是她亲手种下的苦果。
然而没过几天, 寤生就开始后悔了。
这种后悔, 不能排除寤生打心里边对自己的母亲仍有深厚的感情, 但更多是政治上的考虑。 民意调查显示, 当时全国上下对于国君流放母亲的做法一边倒地表示反对, 寤生的支持率急剧下降至历史新低。 而且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 其他国家也知道了这事, 对此纷纷发表意见, 谴责寤生的行为。 友邦人士, 莫名惊诧!
如果不及时作出补救措施, 势必动摇政权的统治基础。
问题是,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何况是堂堂的国君? 狠话既然说出去, 想要收回就没那么容易了。 寤生很伤脑筋。
颖谷地方的小领主颖考叔前来朝觐国君。 按照礼节, 寤生请他吃了顿饭。 每上一道菜, 颖考叔都会先用荷叶将最好的一部分包起来, 放在怀里。
寤生白了他一眼: “还没开吃呢, 就打包了? ”
颖考叔诚惶诚恐地说: “您有所不知, 小人的老母亲年纪大了, 这辈子只吃过小人领地的食物, 还没尝过国君赏赐的食物, 我想带回去给她尝尝, 让她也享受享受您的恩泽。 ”
寤生听了, 长叹一声: “你还有老母亲可以服侍, 我如今却没那个福气。 ”
颖考叔故作惊讶道: “怎么可能呢? ”
寤生把自己的烦恼向颖考叔倾诉了一番, 忍不住掉了几颗眼泪。
颖考叔听了, 安慰道: “这事其实好解决。 ”
颖考叔的意见是, 不妨派人挖个隧道, 一直挖到有泉水的地方, 把武姜接到隧道中,再由寤生亲自驾车将她接回来, 这样也就算是黄泉相见了。
这便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掘地见母” 的故事。 寤生派颖考叔带了壮士五百名, 跑到一个叫作牛脾山的地方, 掘地数十米, 直到有泉水涌出, 又在泉边支起木头架子, 营造了一座洞室。 颖考叔将武姜接到洞室之中。 寤生则在一群朝臣和外国使节的簇拥之下前往洞室迎接武姜。 母子俩举行了简短的相见仪式, 抱头痛哭。 寤生亲自驾着马车, 将武姜接回宫去。
这场走秀获得圆满成功, 一夜之间, 寤生的支持率又恢复到百分之百的水平。
颖考叔因此受到了寤生的重视。 《左传》 评价颖考叔: “纯孝也, 爱其母, 施及庄公。 ” 说他对母亲的爱泽及君主, 是大大的孝子。 还用“孝子不匮, 永锡尔类” 这样的诗句来赞扬颖考叔。
据说寤生在洞室之中作了首诗: “大隧之中, 其乐也融融! ” 武姜和了一首: “大隧之外, 其乐也泄泄! ” 算是当时母子相见的心情写照。 后人把其乐融融当作一句成语来用, 最初大概就出于此。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