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二次夺国, 郑厉公的回马枪

二次夺国, 郑厉公的回马枪

2019-03-29 01:00:30 来源:亮剑军事网

  公元前680年, 郑国的首都新郑再一次震动。
十七年前被迫流亡国外的前任国君郑厉公率领军队自栎城启程, 如急风骤雨般朝新郑进发了。
栎是郑国的一座大城, 自郑武公年代, 它就被当作郑国的别都。 公元前707年, 郑厉公派雍纠谋杀祭仲失败, 虽然被迫离开了新郑, 却没有离开郑国, 而是于当年九月在栎城百姓的帮助下, 杀死了栎城守将檀伯, 从此将栎城作为自己的根据地, 在距离新郑仅仅九十里的地方, 建立了地方割据政权。
郑厉公进驻栎城的十七年间, 新郑的主人如走马灯般轮换, 郑昭公、 公子亹、 公子仪几兄弟相继登台, 他们对于栎这块割据势力不是无暇顾及, 就是因为畏惧郑厉公的威名而不敢动手。
公子仪曾经打主意对栎用兵, 被祭仲制止了。
“那个人深得兵法之妙, 军中将士都把他视为战神, 如果您要讨伐他, 只怕部队还没到栎城就哗变了。 我看啊, 只要那个人不主动出兵来攻打新郑, 咱们就偷着乐了。 ” 祭仲说。 对于曾经侍奉过的君主郑厉公, 他总是用“那个人” 来替代, 不直呼其名。
祭仲这话很伤公子仪的自尊, 但那毕竟是事实。 不只是军中将士对郑厉公存有崇拜之情, 郑国的普通百姓其实也对他心存好感, 在他们看来, 作风硬朗的郑厉公比眼前这位庸庸无为的公子仪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如果在郑国搞一次全民公决, 恐怕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民会选择让郑厉公担任君主。
期望郑厉公复辟的民意逐年高涨。 公元前686年, 郑国朝野甚至传出了所谓两蛇相斗的故事, 有人宣称在新郑的南门看见两条蛇互相厮咬, 一条自门外而入, 另一条则坚守门内, 结果外蛇咬死了内蛇。 这个故事的含义简直不言而喻, 而且流传得很广, 连远在山东的鲁庄公都听到了。 公元前680年, 当他听到郑厉公率军前往新郑的时候, 禁不住抚住胸口, 问大臣申濡: “世界上果真有妖孽吗? ”
申濡的回答很有点禅意: “人心里有鬼, 则妖孽自作; 人心里无鬼, 则无所谓妖孽;人如果抛弃伦常, 则妖风大盛。 如此说来, 当然有妖孽。 ”
郑厉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他的复辟之旅的。 部队在大陵轻而易举地打败了郑国守军, 俘获了守将傅瑕。 傅瑕向郑厉公请求: “饶了我吧, 我还能为您出点力, 让您兵不血刃地进入新郑。 ” 郑厉公很爽快地答应了傅瑕, 并与他签订了盟约, 放他回新郑。
《左传》 记载: 傅瑕杀死了郑子和他的两个儿子, 以此来迎接郑厉公复位。
郑子就是公子仪, 因为死后没有谥号, 所以只能称为郑子。
郑厉公的复辟没有带来太多的腥风血雨。 郑厉公进入新郑之后, 反倒是先处死了复辟有功之臣傅瑕, 同时审判当年参与了雍纠一案的几个人。 审判的结果:
主犯祭仲已经去世, 免于处罚;从犯公子阏, 死刑;从犯强鉏(chī) , 刖(yu) 刑(砍腿) ;从犯公父定叔驱逐出境, 流亡卫国。
值得一提的是, 定叔乃共叔段之孙。 三年之后, 郑厉公又派人把他从卫国接回来, 恢复原有的待遇。 对于这一安排, 郑厉公说了一句让大伙都很唏嘘的话: “不可使共叔无后于郑。 ”
父亲郑庄公兄弟相争, 你死我活; 父亲死后, 同辈兄弟又陷入争权夺利的怪圈, 已经有三个人死在这国君的宝座上; 而郑厉公本人也经历了长期的流亡, 两度为君。 他说这样的话, 也许是因为心里对兄弟相争的因果循环感到疲惫, 希望历史不再重演, 才有感而发吧。
如果说, 郑厉公第一次登上君位的时候, 群臣对他并不看好的话, 当他第二次登上君位, 朝中大臣可以说是一边倒地支持他。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郑国太需要一位强有力的领导者来结束动乱, 重振郑庄公当年纵横河雒的雄风了。
然而也有个别人拒不接受郑厉公, 那就是在郑庄公时代与颖考叔、 高渠弥等猛将齐名的老臣原繁。 自郑厉公回到新郑, 他就闭门谢客, 称病不朝。 郑厉公派人去原繁府上, 对他说: “傅瑕虽然杀公子仪有功, 但仍然对我有二心, 根据周朝的刑罚, 我将他杀了。 群臣当中, 真正想要我回来而没有其他想法的, 我都许诺其担任上大夫。 我是真心实意想与伯父您共商兴国大计。 但是我在外十多年, 您也没给我写过一封信, 通报过一点情况, 现在我回来了, 您又闭门不见, 实在令人遗憾。 ”
从这番话我们可以看出, 郑厉公这十七年的流亡生涯不是白过的, 说起狠话来有礼有节, 颇具乃父遗风。
原繁的回答也很有意思: “我们家自先君桓公年代开始, 就为郑国服务, 不是只为某一朝、 某一君服务。 如果国家已经有主, 而总是想着外面的人, 难道不更是不忠的表现吗? 一日为君, 则国内所有人无不为其臣。 为臣无二心, 乃自古以来的规矩, 何况公子仪在位十四年, 那些阴谋迎立您回国的人, 难道不是不忠吗? 先君庄公的儿子还有八人在世, 如果个个都拿官爵来行贿, 收买朝中大臣, 帮助自己登上国君的宝座, 您又打算怎么办呢? 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 ”
郑厉公的问话狠, 原繁的回答更狠。 但是原繁没有给郑厉公找更多麻烦, 等使者一走, 就找了根绳子, 自缢而亡了。
郑厉公复辟的第二年, 也就是公元前679年春天, 齐桓公在卫国的鄄地大会诸侯, 并且请了周天子的代表单伯参加会议, 因此鄄地会盟也被视为齐桓公称霸的起点。
郑厉公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在与会的各路诸侯当中, 他也许是最没有将齐桓公放在眼里的。 在他看来, 齐桓公匆匆组建起来这个国际合作组织, 既没有明确的纲领, 也没有共同的目标, 除了借用周天子的旗号,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因此, 当齐桓公发动大家讨伐一个叫郳(ní) 的小国家, 而宋国充当了急先锋的时候, 颇有侠义精神的郑厉公忍不住站出来表示反对, 派兵入侵了宋国。
齐桓公对同盟国里的这位小弟弟窝里反的行为很不满意, 于公元前678年夏天联合宋、 卫两国, 发兵攻打郑国。 郑厉公当然不甘示弱, 也尽起郑国之兵抵抗入侵。 经历了管仲改革整顿的齐国军队战斗力不同凡响, 但是郑厉公通过巧妙的用兵, 抵消了联军在人数和战斗力上的优势, 一连好几个月, 双方都处于胶着状态。
然而, 到了这一年秋天, 国际形势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一股突如其来的外力打破了交战双方的力量平衡, 其结果是迫使双方都走到谈判桌前来握手言和, 一致考虑如何抵抗这股外力的入侵。
这股外力来自于南方的楚国。
楚武王去世后, 他的儿子熊赀(zī) 即位, 也就是楚文王。 楚文王将都城迁到了更加靠近中原的郢(yǐng) , 在他的率领下, 那些断发文身的野蛮人终于走出了江汉平原, 朝着中原文明的腹地进军, 而且目标直指天子脚下的郑国。 楚文王派使者给郑厉公送了一封信, 大意是指责其从栎城入新郑, 竟然没有知会楚国, 完全没有把楚王放在眼里。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指责, 郑厉公当然是嗤之以鼻。 楚文王一挥手, 楚国人便浩浩荡荡地杀向了郑国, 趁着郑军主力在与齐军周旋, 直逼郑厉公的老巢栎城。
消息传到齐桓公耳朵里, 他立刻敏锐地意识到, 这不只是一个施恩于郑的有利时机,更是他号令诸侯的绝佳题材。 他主动派人到郑军大营, 表达了和谈的意愿。 正苦于两线受敌的郑厉公马上表示答应, 接受了齐桓公提出来的并不怎么苛刻的和谈条件。
同年十二月, 齐、 鲁、 宋、 陈、 卫、 郑、 许、 滑、 滕九国诸侯在宋国的幽地举行会议, 会议的主题是: 村外的野蛮人近了, 我们该怎么办? 因这次会议而建立起来的国际合作组织被称为“幽盟” 。
这次会议取得空前的成功, 与会各国订立同盟, 认同了齐桓公作为诸侯长的领导地位, 决心在齐国的领导下尊重王室, 共同对抗楚蛮子的进攻, 为建立良好的国际新秩序而努力奋斗。
楚文王得到这个消息, 悄然而退, 自此之后十余年, 楚国不敢复窥中原。
齐桓公现在称心如意了。 四方的诸侯都对他顶礼膜拜, 将他比拟为古代的“方伯(bà) ” , 赞美之辞不绝于耳。 我不能否认他的“称霸” 在客观上有利于维护中原地区的稳定, 对于发展生产, 提高人民生活的安全感都有好处, 但是从主观上讲, 他更看重的是称霸带来的心理满足感, 而非其衍生的种种结果。
换句话说, 如果不是因为有管仲这位高参, 齐桓公和哥哥齐襄公在很多方面其实也差不多。
对于郑厉公来说, 幽盟的意义远远大于去年的鄄盟, 他是真心实意地拥护这个组织的纲领, 承认这个组织的作用的。 然而, 幽盟的领导人齐桓公的霸主做派仍然使得他颇为不满。
公元前677年春天, 郑厉公派大夫叔詹前往齐国朝觐齐桓公。 这个在他看来已经尽到礼数的行为却引起了齐桓公的指责: 别的盟国都是由国君亲自来朝觐, 为何独你郑国只派了个大夫来呢?
从这件事情来看, 齐桓公和郑厉公存在认识上的偏差。 齐桓公认为, 幽盟既然建立起来了, 也就是承认了齐国的霸主地位。 而所谓霸主, 地位是比一般诸侯高的, 是仅次于天子的第二号人物, 而且是实权派, 理应受到特殊的尊重。 郑厉公则认为, 自天子以下, 诸侯皆平等, 幽盟作为一个国际合作组织, 是一个平等合作的实体, 不存在所谓的宗主国,只有轮值的主席国。 因此, 他派个大夫来朝觐齐桓公, 已经是对主席国极大的尊重, 别的就不用再想了。
齐桓公越想越不是滋味, 想发兵攻打郑国吧, 去年才结盟, 今年就为了些许小事翻脸, 恐怕为天下人耻笑, 也影响同盟国的内部团结。 再说了, 郑厉公这个人用兵如神, 跑到他的地盘上去作战, 齐军不一定占便宜, 只怕劳民伤财, 无功而返。 想来想去, 齐桓公出了个损招, 把叔詹扣留起来, 不让他回国, 看看郑厉公有betway88反应。
郑厉公的反应很出乎人们的意料, 他打点行装, 前往王城雒邑告御状去了。
当然, 说是告御状, 其实也就是想看看周王室的近况。 齐桓公不是打着天子的旗号吓唬我们这些人吗? 我倒是要看看, 天子和你的关系到底亲近到betway88程度。 搞不好, 我把这张虎皮扯过来, 让你喝一壶!
郑厉公这样想是有道理的: 第一, 周天子姓姬, 他也姓姬, 而且是近亲,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第二, 郑国就在周王室旁边, 想去就去, 想回就回, 便于沟通感情; 而且, 万一王室“有事” , 他这位近在咫尺的亲戚难道不比你远在山东的齐桓公来得快?
郑厉公跑到雒邑, 正赶上虢公、 晋侯朝觐天子。 虢公、 晋侯也是姬姓, 三个人越说越亲, 凑到一起拉家常, 居然促成了当时的天子周惠王与陈国公主的一段婚事, 将一个叫作陈妫的女人给迎娶到周王室来了。
郑厉公没有白去王城。 就在他从王城回来的第二年, 也就是公元前675年, 周王室果然“有事” , 五位王室重臣在苏氏的支持下发动政变, 企图将周惠王赶下台去。
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周惠王的爷爷周庄王(周桓王的儿子) 头上。 周庄王宠爱一个叫王姚的嬖人, 生了一个儿子, 取名叫颓, 按照当时的习惯, 被称为王子颓。 如果按照辈分, 这位王子颓也就是周惠王的叔叔了。 周庄王对王子颓宠爱有加, 派大臣蒍国担任王子颓的老师。
周惠王即位之后, 有一个很不好的爱好, 和我们现在某些开发商一样, 热衷于占地皮, 而且不想花钱, 喜欢强拆强建。 短短数年间, 他抢了蒍国的菜园, 用来建自己的动物园; 抢了边伯的住宅, 用来扩大王宫; 还抢了子禽、 祝跪、 詹父的田产, 停发了王室膳食总管石速的工资……那几个人受不了, 凑到一起阴谋作乱, 并找到了苏氏, 要他牵头起事。
前面说过, 苏氏乃是周王室的传统贵族, 其先祖苏忿生在周武王年代担任司寇。 到了周桓王年代, 天子与郑庄公交换土地, 拿着苏氏的十二座城池交换郑国的四座城池, 虽然当时郑国没有拿走那十二座城, 苏氏却对王室产生了强烈的怨恨。
公元前675年秋天, 蒍国、 边伯、 子禽、 祝跪、 詹父五位大夫发动了宫廷政变, 企图拥立王子颓为王, 然而因为准备不充分而失败。 苏氏带着王子颓逃到卫国, 并在卫国、 燕国(南燕国) 的帮助下, 起兵进攻王城, 于同年冬天赶跑了周惠王, 立王子颓为王。
郑厉公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公元前674年, 他写了一封义正词严的信给王子颓, 劝他迷途知返, 尽快把王位还给周惠王。
这个建议自然没被王子颓采纳。 郑厉公也不生气, 派人不声不响地把南燕国的国君燕仲父给抓来了。 这么做的目的是斩断王子颓的手脚。 至于怎么抓到南燕国君的, 历史上没有记载, 但我想, 郑厉公经历过宋国雍氏绑架祭仲的事件, 多少学到了一些雍氏的手段吧。
而到了那年夏天, 郑厉公又把流亡在外的周惠王给找到了, 并将他安顿在自己曾经居住多年的栎城。 我们不得不感叹, 经历了一些风雨之后, 郑厉公的手段越发层出不穷了。
同年秋天, 郑厉公率军保护周惠王进入邬城, 攻入成周, 将王室存放在成周的宝器席卷一空, 然后安全撤回。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王子颓还在乐悠悠地享受胜利的果实, 到了冬天在雒邑举办了大型的宴会, 热情招待造反有功的五位大夫。 宴会上表演了自黄帝以来六代的大型音乐和舞蹈。 参加宴会的老人都说, 自平王东迁以来, 很多年没有看到这么隆重的节目啦。
郑厉公听到这个消息, 跑去找虢公, 说: “哀恸有时, 欢乐有时, 不该高兴的时候瞎高兴, 必有祸至。 你看看那个王子颓, 成天歌舞升平, 不知节制, 这就是所谓的幸灾乐祸。 过去司法官给犯人执行死刑, 君主就不吃大餐, 停止一切娱乐活动, 以示悲哀, 哪里敢幸灾乐祸啊! 王子颓欺君犯上, 为天下所不容, 祸莫大矣, 居然还敢乐而忘忧。 咱们何不奉天子归位? ”
虢公与之一拍即合。
公元前673年夏天, 郑厉公与虢公共同出兵, 讨伐王子颓。 从军事实力上讲, 周王室的部队根本无法和郑国大军相抗, 何况还有虢国军队的支持? 郑国军队保护着周惠王从圉门攻入王城, 虢公则自北门攻入王城, 杀死了王子颓和五大夫。
郑厉公在雒邑设宴, 庆祝周惠王重登王位, 并且也把六代的音乐舞蹈都表演了一番,真正是春风得意, 齐桓公若是看到那幅场景, 不羡慕得吐血才怪。
当年周平王曾经许诺将虎牢关以东的土地全部赐给郑武公, 现在周惠王为感谢郑厉公, 将周平王的承诺全部兑现, 郑国的土地一下子增加了许多。 即使郑庄公再生, 也会为这个儿子的表现感到骄傲。
当然, 在那场盛绝一时的宴会上, 也出现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 周惠王将王后使用的一块铜镜赐给了郑厉公, 而将自己用的酒爵赐给了虢公。 酒爵是礼器, 而铜镜只是普通日用品, 显然厚此薄彼, 令郑厉公深感不快。 不过那只是很短一段时间的不愉快。 因为两个月之后, 郑厉公死了。
郑厉公年轻的时候, 随父亲郑庄公东征西讨, 立下汗马功劳, 成为兄弟中的佼佼者;哥哥郑昭公即位后, 他在宋国人的帮助下, 半推半就地发动政变, 赶走了郑昭公; 他的首任国君生涯维持不过三四年, 因与祭仲争权失利, 被迫流亡他乡, 而且一去就是十七年,将自己风华正茂的岁月消耗在忍耐和等待中; 等他重新回到新郑, 天下形势已经发生巨大变化, 北方的齐桓公和南方的楚文王, 霸业初成; 而他带领郑国这样一个中等偏小的国家, 在夹缝中求生存, 既保持了国家的独立, 又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短短的数年, 他稳定了国内政局, 又致力于参与王事, 扶助周天子复国, 立下奇功, 使得一心称霸的齐桓公相形见绌。 无奈, 正当他踌躇满志, 欲与齐桓楚文一较高低的时候, 天妒英才, 撒手西去,功亏一篑。 郑国由桓公肇始、 武公奠基、 庄公扬鞭的强国之梦, 也就此戛然而止。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script> var mediav_ad_pub = 'cTqERX_2286700'; </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charset="utf-8" src="http://www.liangjianjs.com//static.mediav.com/js/mvf_gplus2.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