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成吉思汗兼并客列亦惕人的地方

成吉思汗兼并客列亦惕人的地方

2019-05-09 23:51:11 来源:亮剑军事网

  对于人数众多的客列亦惕人,成吉思汗处理得很谨慎,他旨在解散他们的政治团结,使他们和蒙古民族混合在一起,而在执行的时候,似乎很讲人道。有一个客列亦惕人俘虏合答黑把阿秃儿,被带到成吉思汗面前,他所说的话不愧军人本色,他说:“我的责任在于保护本主汪罕。所以力战三天,让他有时间走远。现在你叫我死便死。但是你如果还叫我活着,我就对你尽忠效力。”成吉思汗答道,一个战士有这样的行为便是一个好部下和勇士,立刻准许合答黑把阿秃儿加入他的部下。任命他做百夫长,听命于忽亦勒答儿的遗孀。
客列亦惕人,有如上述,比较来说是受宽待的,这是说成吉思汗没有对他们进行报复,像对塔塔儿人和后来对乃蛮人那样。他只将他们分配给他的各将领。因此他给速勒都思部的塔孩把阿秃儿一百帐只儿斤人,只儿斤部是客列亦惕人的主要部队之一。汪罕之弟札合敢不有两女,亦巴合别乞和莎儿合黑塔泥。成吉思汗自己纳了亦巴合别乞,而将莎儿合黑塔泥给与他的幼子拖雷为妻。《秘史》暗示我们,因为这个双重的戚谊,他宽恕了属于札合敢不的这一部分的客列亦惕人,没有加给他们以拆散家庭的严酷处分象对其余的客列亦惕人那样。
最后,这位征服者没有忘记两个看马人巴歹和乞失里黑,他们使他能够避免客列亦惕人的突击,挽救了他的性命。他赏给他们汪罕的金帐,连同汪豁真人即附于这个金帐的侍役们,以及帐内的金银器皿等物。巴歹和乞失里黑还有特权在宴会上带弓箭,“饮酒时又许他们喝盏”,在围猎时候保留猎获物,在战争时候保留战利品等。把客列亦惕人分配给他的部下成为他们的隶属之后,《元史》说,成吉思汗以围猎自娱于帖麦该川(即特默格川),这之后,《秘史》说他往阿不只阿阔迭格儿地方度过1203年的冬天。在这个时候,客列亦惕汪罕和他的儿子桑昆,有如上述,是向西逃走。据《秘史》所说,汪罕单独行抵乃蛮人境界的涅坤河地方。汪罕渴甚,想去涅坤河旁边饮水解渴。
有一个乃蛮将领,名叫豁里速别赤,似乎是个把守边境的人,他将汪罕捉住了。汪罕自言是betway88人,但是豁里速别赤不认识他(而且不愿意相信他)就将他杀死了。拉施特则说杀汪罕的人,于豁里速别赤之外,还有一个名叫德的克察勒的乃蛮将领,即《秘史》里面所说的的的克撒合勒。拉施特说,汪罕的头被送到乃蛮国王塔阳那里。塔阳责备豁里速别赤和其他杀汪罕的人说:“为何杀死这样伟大的王、这位老翁呢?应该把他活着带给我!”于是他命令用银子镶嵌汪罕的头,将它置在宝座上表示敬意。据《秘史》所说(第189节)这是塔阳的“母亲”古儿别速命人取汪罕的头来,对他表示最后的尊崇,她说:“我要看清楚是不是他。果真是他,就对他举行祭礼。”她认清了是客列亦惕国王的形貌,于是奉献牺牲,奏乐,对它致敬。正祭祀间,这个头笑了。塔阳看见头笑,以为不祥;便将它掷在地上,用脚踏碎。塔阳的部将、勇敢的可克薛兀撒卜剌黑,在场看见这种亵渎行为,感到恐怖地说:“你踏碎了这个死人的头!如今狗吠的声音不祥,是将败之兆呵!”至于客列亦惕汪罕的儿子,桑昆亦勒合或你勒哈,他并没有随同他的父亲到乃蛮人的边境,他更向南深入,根据《秘史》
所述,直到“川勒”地方,即在戈壁沙漠里面,《元史》在这里补充说,他从那里前往在甘肃的唐兀人国家或西夏的边境。他恃劫掠为生,等到被西夏人所驱逐,并迫他逃走时候,他到了龟兹国,拉施特称为曲先——伯希和校正了两种对音——这就是库车王国。依照我们所知道的此一时期的中亚历史地理学,库车国王是一个畏兀儿人,是他追逐并杀死了桑昆。关于上述事件,《秘史》有一段报告,将成吉思汗的性格描写得很好。当桑昆流浪于“川勒”地方,即在戈壁里面的时候,有一天,他在一个水边下马,隐身欲射一群野马,他的马夫阔阔出,无疑是厌倦于这种困苦的生活,夺去他的马,逃往成吉思汗地方。他的妻子向他提起了对于桑昆所应尽的义务,阻拦她的丈夫不要这样做,但是他置诸不理。阔阔出来投降成吉思汗,自以为归附有功。但是这位蒙古征服者听见他所说的情形,勃然大怒说:“这个人将他的正主抛弃在沙漠里面。以后还有betway88人能够信任他?”于是命人杀死了这个不忠的马夫而命令赏赐他的妻子。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