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成吉思汗对塔阳的战争

成吉思汗对塔阳的战争

2019-05-10 23:43:12 来源:亮剑军事网

  鲍乃迪根据中文《元朝秘史》说,鼠儿年5月16日,这个日期就等于公元1204年的5月17日,成吉思汗庄严地奉献牺牲以祭大纛,即有称为速勒迭(suldé)的保护军队的神灵镇守在内的旗帜。然后,他出发征讨乃蛮人,溯客鲁涟河流域上趋,以者别和忽必来二人为先锋。如果采信拉施特的记述(Ⅱ,3),这场进军一直持续到秋天。照这样说,行程是很慢的,成吉思汗虽然赞赏答里台和别勒古台两人的激昂奋发,而在实际上他还是听从其它诸人的劝告,不要“在马匹未肥的季节以前”发动进攻。但是我们将要看到,这个起码的条件,还是没有达到。蒙古人的先锋队前行至撒阿里客额儿,《秘史》说,他们在这个地方发现乃蛮人的侦察队的岗位于康合儿合山的最前岗上。我们不能找到这个山的准确位置,但是我们很有理由向杭爱山方面寻觅,尤其是《元史》特别指出“塔阳自阿尔泰山(按台)前进至杭爱(沆海),靠近那里,扎下营盘。”拉施特在他的这一方面则说,塔阳是在阿尔泰河附近——即阿布合齐所说的阿尔泰苏——在杭爱地区的边境。
乃蛮人最初是很有信心的。他们抓住一匹蒙古人的瘦马,由此推测敌人所有的马匹都是羸弱。这里面也许有一部分是实情,或者是和拉施特所说的相反,蒙古军队没有让他们的马队有时间恢复力量,或是成吉思汗的马匹经历长途跋涉后状况不好,这个行程,推想是横穿蒙古全境,从满洲边境的合勒合,至于西伯利亚西部边境的杭爱。此外,成吉思汗冒着军队人数比乃蛮人处于劣势的危险,后者是得到了所有成吉思汗旧敌的增援:脱黑脱阿别乞和他的篾儿乞人、阿邻太师和分离出来的一部分客列亦惕人、忽秃合别乞和他的斡亦剌惕人、札木合和他的札只剌惕人,以及朵儿边人、塔塔儿人、哈答斤人、撒勒只兀惕人的败后残众,所有上次被击败的人,所有成吉思汗的死敌,都联合在塔阳的周围,准备和成吉思汗一决胜负。面对这种形势,朵歹扯儿必向成吉思汗进献一个谨慎从事的提议,他说:“我们的人少马瘦。喂饱马匹,还可以多设疑兵,将这个撒阿里客额儿(?)地面布满,夜间令人各烧火五处。彼人虽多,但其主软弱,不曾领兵作战,必然惊疑。如此则我马已饱,然后追彼哨望所,直抵大营,击其不整,必可获胜。”成吉思汗听从这个提议。“夜间看见无数的火在所有高地上燃烧,乃蛮的哨望人等说:蒙古人燃的火像繁星一样多呵!”
《秘史》告诉我们,塔阳驻营在杭爱里面的合池儿河岸。塔阳听到他的哨望人等的报告后很为震惊,遣人对他的儿子古出鲁克说:“达达(蒙古人)们马瘦,烧的火如星般多,其人必众。人们说达达们刚硬,眼上刺他不转睛,腮上刺他不躲避。
今若与他们连兵,后必难解。见说达达的马瘦,咱教百姓起了,越过金山(阿尔泰山),整搠军马,诱引着他们。比至金山,他们的瘦马乏了,我肥马正好,然后复回和他们厮杀,可以获胜。”这一种意见无疑是稳健的,但是没有人听他。他的亲子即将来继承王位的人古出鲁克王子,认为这是一种婆婆妈妈的怯懦行为而嘲骂说:“塔阳和老妇一样害怕!蒙古人多,从何处来呢?他们的一部分人跟随札木合,不是已经在我们这里么?
我父亲从来没有骑马到过比孕妇更衣所到的更远的地方,或比牛到它吃草处更远的地方呵!”被这番话刺痛的塔阳回答他的儿子说:“有力有勇的古出鲁克,厮杀时休将这等勇气来弱了!”乃蛮的主要将领之一豁里速别赤也来嘲骂他的主人说:“你的父亲亦难赤必勒格汗战时从来不使敌人看见他的背或马的后臀。而你,却害怕了……不如叫古儿别速夫人来统率我们,因为妇人比你还有胆量!”他说毕,拍着他的弓箭筒出去了。”塔阳不得不让步说:“人类的生存,是为了灾难。照你们的意思做去。和敌人厮杀!”《秘史》说从杭爱的合池儿河出发,他顺着塔米儿河流域下趋直到鄂尔浑河上游,经由纳忽山的东麓。这座山,我们的地图上不见记载,但是根据上面所说的塔米儿和鄂尔浑,似乎是指现今在哈剌和林附近的纳莫古岭。
乃蛮军队由此到达的察乞儿马兀惕地方,我们也不能确定它的位置。

  • 上一篇:蒙古军队的整编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script> var mediav_ad_pub = 'cTqERX_2286700'; </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charset="utf-8" src="http://www.liangjianjs.com//static.mediav.com/js/mvf_gplus2.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