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历史 > 19世纪的艺术形式: 歌剧

19世纪的艺术形式: 歌剧

2019-09-09 01:54: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一个过去的时代依然是鲜活的——在重演时,在档案里,在传说中。今天,在19世纪文化被演绎、被消费的每一处地方,这个世纪仍旧栩栩如生。19世纪欧洲最具特色的艺术形式——歌剧,即是这一时代“重演”的一个绝佳范例。欧洲歌剧于1600年前后在意大利诞生,其时在中国南方,城市戏曲经历第一波繁荣仅有几十年。中国戏曲开创了一个未受欧洲影响的独特艺术流派,并在1790年之后随着京剧的诞生达到巅峰。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尽管这一时期有诸多优秀的歌剧作品陆续问世,但在意大利之外的其他国家,歌剧的文化地位远未达到不可撼动的程度。直到格鲁克(ChristophWillibaldGluck)和莫扎特的出现,歌剧才最终发展成为一种最高雅的舞台艺术门类。到19世纪30年代,歌剧作为艺术金字塔塔尖的地位,[7]已成为世人的普遍共识。与歌剧发展几乎同步的京剧,其经历的情形与此相仿。19世纪中叶,京剧无论在艺术还是演出组织方面,都已进入成熟期。此后,欧洲歌剧的发展一路凯歌,而其远方的姊妹剧种——京剧却遭遇与传统的彻底断裂,并随着带有西方色彩的传媒文化的侵入,最终沦为民间剧种而在夹缝中求生。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如今,从里斯本到莫斯科,那些19世纪修建的歌剧院仍然观众盈门,其上演的大部分作品也同样来自19世纪。歌剧的全球化很早便拉开了序幕。19世纪中叶,歌剧在璀璨的世界之都巴黎“登陆”。1830年前后的巴黎音乐史就是世界音乐史。[8]巴黎歌剧院不仅是法国最早的歌剧院,而且巴黎付给作曲家们的报酬也最为丰厚。在高报酬的诱惑下,各路竞争者拼力展开竞争,力图在这座音乐“磁石之城”(Magnetstadt)一举扬名。[9]享誉巴黎便是享誉天下;在巴黎的失败,则无异于一种铭心刻骨的耻辱。1861年,其时已然成名的瓦格纳和他的作品《汤豪舍》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Tannh?user)就曾在巴黎有过这样的遭遇。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早在19世纪30年代,欧洲歌剧便已在奥斯曼帝国上演。1828年,朱塞佩·多尼采蒂(GiuseppeDonizetti),著名作曲家葛塔诺·多尼采蒂(GaetanoDonizetti)的兄长,出任伊斯坦布尔苏丹王的宫廷乐队指挥,并在当地组建了一支欧洲风格的乐团。在独立王国巴西,特别是1840年之后的佩德罗二世(PedroII)统治时期,歌剧成为该国的官方艺术形式。温琴佐·贝利尼(VincenzoBellini)的《诺尔玛》(Norma)曾多次在这里上演,罗西尼和威尔第的代表性剧目也在这里被搬上舞台。巴西成立共和国之后,1891~1896年,一些富可敌国的橡胶大亨在当时地处亚马孙原始森林深处的马瑙斯(Manaus)建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歌剧院。这座建筑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精华:细木良材取自邻国,大理石来自卡拉拉(Carrara),吊灯来自穆拉诺(Murano),钢材产自格拉斯哥(Glasgow),铸铁则为巴黎制造。[10]歌剧还借由殖民统治漂洋过海,在远离欧洲的地方广为流传。法国文明的优越性,正期待着通过殖民地那些富丽堂皇的剧院建筑得以佐证。其中最为宏伟的建筑,当属1911年在法属印度支那首都河内落成的歌剧院。与许多其他歌剧院一样,该剧院也是模仿1875年竣工的巴黎加尼叶(Garnier)歌剧院建造而成。后者拥有2200个座位,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舞台建筑。河内歌剧院共有870个座位,对于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不到4000名法国人来说,其规模足以令法国本土的某些地方剧院黯然失色。[11]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歌剧扎根于北美的时间比上述地区更早。1859年,位于新奥尔良的法国歌剧院(FrenchOperaHouse)正式落成。在很长时间里,该剧院都是新大陆最豪华的歌剧院之一。在当时拥有6万人口的城市旧金山,也出现了类似的歌剧热,早在1860年,该市便售出了21.7万张歌剧门票。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1883年建成的纽约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Opera)在进入新世纪之后,成为世界顶级剧院之一,同时也成为美国上流社会(highsociety)展示自我的舞台,其场面与当时的欧洲几无分别。大都会歌剧院的建造者在建筑艺术和舞台技术上,融合了伦敦考文特花园(CoventGarden)、米兰斯卡拉歌剧院(LaScala)以及巴黎歌剧院的各种元素。[12]其保留剧目几乎全部来自欧洲,因为在格什温(GerogeGershwin)创作《波吉与贝丝》(PorgyandBess,1935年)之前,美国作曲家对音乐剧的贡献可谓乏善可陈。在一些意料之外的地方,同样也掀起了歌剧热潮。19世纪30年代,智利出现了罗西尼热。[13]在日本,政府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便对西方音乐的传播予以大力支持。1894年,欧洲歌剧在日本首次上演,剧目系选自夏尔·古诺(CharlesGounod)《浮士德》中的片段。1875年,当一位意大利女歌手在东京登台演出时,剧院上座率依然十分惨淡,以至于在演出中,连老鼠的吱吱叫声也清晰可闻。在世纪之交过后,一个稳定的歌剧观众群体在日本逐渐形成,1911年建成的第一座西方风格的大剧院则成为歌剧演出的固定场所。[14]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19世纪,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的歌剧明星作为一种特殊身份也应运而生。[15]早在1850年,“瑞典夜莺”珍妮·林德(JennyLind)在踏上包括93场演出的巡演之旅时,在第一站纽约便迎来了7000名观众。女高音歌唱家海伦·P.米切尔(HelenPorterMitchell)根据家乡墨尔本的谐音,为自己取艺名为梅尔巴(NelieMelba)。她于1887年在欧洲举行了首场演出,之后迅速蹿红,成为第一批真正的洲际音乐明星中的一员。自1904年之后,她又通过灌录唱片的方式,对自己的声音加以复制。在有着未开化之名的祖国,梅尔巴夫人被视为树立文化自信的偶像。19世纪的欧洲歌剧曾经是一个世界性事件,如今也依然如此。19世纪的歌剧保留剧目流传至今,在舞台上常演不衰,如罗西尼、贝里尼、多尼采蒂、比才,而威尔第、瓦格纳、普契尼自然更不在话下。然而,在浩如烟海的音乐作品中能够保留下来的毕竟只是少数,包括曾经名噪一时的作品,能流传后世的同样也寥寥无几。戛斯帕列·斯蓬蒂尼(GaspareSpontini)、贾科莫·梅耶贝尔(GiacomoMeyerbeer)都是他们那个时代颇负盛名的音乐大师,如今却很少有人排演他们的作品,还有一些音乐家的作品更是尘封于档案之中,鲜有人问津。如今,谁还听说过与瓦格纳同时代及其之后那些数量可观的中世纪歌剧?19世纪的话剧或是19世纪另一个典型的艺术门类——小说,或许也能使人萌生类似的联想。德国现代现实主义作品中,还有人在读的大抵只有台奥多尔·冯塔纳(TheodorFontane)。[16]威廉·拉贝(WilhelmRaabe)、阿达尔贝尔特·施蒂弗特(AdalbertStifter),甚至戈特弗里德·凯勒(GottfriedKeller)的作品都已成为日耳曼学的“保护对象”,至于那些次量级作家的作品更是毋庸赘言。其他每个国家同样可以用类似的方式,将19世纪的优秀文化划分为两种:活着的和死去的。19世纪的文化仍然活跃于当下,但却是在经过严格的筛选之后——以艺术品位和文化产业的规则为标准。LVL亮剑军事网-打造专业的军事历史门户网站

  •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世界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